1. 烟雨客栈首页
  2. 文字

奶奶,我想你了

我的奶奶

奶奶70岁那年,我妈内退、我爸下岗,我读书到高三。

那个时候,家里穷的都快要揭不开锅,我的学费和补课费都发愁,奶奶偷偷把自己当年出嫁的耳环拿出来卖掉,换了奶粉给我改善营养。我不知道原委,喝得喷香,奶奶看着我,眼里满满的慈爱。

我爸知道了,一边数落奶奶一边流泪说自己没用。

姑姑跟我爸打电话说,来东莞吧,做点小生意,总比在家饿死强。于是我爸带着我妈去了,走之前,拿仅剩的一点钱买鱼买肉,塞满冰箱,千叮咛万嘱咐奶奶,每天要都要炒着吃。我妈还是不放心,改刀成小块,一一放进小方便袋,告诉她炒一次菜就用一袋鱼或肉。

奶奶笑眯眯满口答应。

我那会高考冲刺,一周只有半天假,回家吃两顿。这两顿里,我发现肉量巨大,每次都吃撑。我悄悄跑到厨房去看,发现奶奶来回数着七个袋子给我做肉。我高声说她骗爸妈,要打电话告状,奶奶扭捏地像个小姑娘。

我却没有想到,另外六天她是怎么过来的。

爸妈在姑姑帮助下,开了一家小饭馆;我去了北方上大学。我爸怕奶奶一个人在家孤单,接她来东莞照料,双亲为多赚点钱,从早点做到宵夜,我妈况且累得时不时眼皮子打架,奶奶却一直跟着我爸一道起早摸黑。

我爸推她去休息,奶奶摇头说,年纪大了,觉少。

我毕业进了施工单位,在鄂尔多斯干活。春节因项目赶工期不放假,我就没回家,大年三十那天晚上聚餐,我喝多了白酒,接到我爸的电话已经天旋地转,我爸说大过年怎么不给家里打电话,我说你要我奶接电话,听见奶奶声音我就哭了,边哭边说奶奶我想你,我向南给你磕个头吧。

初一大早,头疼欲裂的我被我爸电话痛骂,说我害奶奶哭一晚上。

我爸原单位效益好转,通知他去深圳项目上班,给我妈也安排了一份帮厨的工作;我跳槽来了武汉。奶奶身体每况愈下,她得了白内障,腿脚也不好,走都走不稳了。我爸还是想接奶奶去项目上照顾,我说你那办公和住宿在一起,奶奶去了不方便,这事我来吧。

住进我在武汉新房的奶奶,开心得绽开一脸褶子,我觉得像开了一朵花。

我请了一位阿姨,负责给她做个饭,除此之外,她都不需要人帮助,每天只是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从早上看到我下班回来,再由我搀扶着去睡觉。到周末,我做她最爱的墨鱼汤,陪她喝点药酒。如果天气不错,把她轻轻放我的车上,去江滩散散步。

奶奶说我很乖,她有福气;我说奶奶很乖,从不让我操心。

奶奶的眼疾渐渐严重了,几乎不能再视物,腿脚也支撑不起身体,洗澡和入厕都成了困难。我跟父母亲商量,我妈决定辞职来照顾,她去找领导辞职,领导说,再招人需要时间,过一个月再走吧。我爸跟我回复,你去附近的敬老院看看,把你奶奶送去一个月再接回来。我找的敬老院的条件不错,奶奶说她满意。

她甚至还说,让你妈别回来了,我就住这挺好。

住进敬老院的奶奶却没有等到我妈的照顾,她在住进去的第三周,于睡梦中离开了人世。我和父母亲哭嚎自责已晚,只能一路流泪把她送回老家,把她和爷爷葬在一起,说来也奇怪,每次清明我们去看她,都不见雨纷纷,反而是蓝天白云,下山时,也吹来莫名的微风。

写到这里,我泪流满面,我也不知道奶奶老了,我们到底是要她,还是没有要她。我只知道,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会牵她的手,陪伴左右,就像我儿时,她照顾我那样。

奶奶,我想你了。

客栈笔记:以前老人们常说,等你长大后就懂了,那时少不更事,不懂什么含义, 后来长大后才发现人世的情感很奇怪,爱恨、悲悯、离苦、聚欢,有时候就是赶一程山路的情分,送送你,最后有人永远留在了这个山头,接下来的路,你要一个人走。

本文来自投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yinn.net/355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