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这辈子,最怕突然听懂了一首歌……

真懂一首苦歌,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我希望我们永远都不用真懂,听懂就可以,可惜常事与愿违。

人这辈子,最怕突然听懂了一首歌……

“与他再爱几公里。”

一首歌,首先是觉得好听,然后听懂和真懂,在我看来是三个阶段。

真懂一首苦歌,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我希望我们永远都不用真懂,听懂就可以,可惜常事与愿违。

最近一直重听《少女的祈祷》,感叹好的情歌赚热泪,赚一宿时间,赚出像我这样的人围着它写一堆废话。

这首歌是“过期的少女心事”,少女唱不出来,倒觉得更适合男孩听,最好是两人躺床上静静的听,不要讲话。

林写词一贯讲究“雌雄同体”,我也觉得一个人理解情感最深的境界应当是“雌雄同体”,打破性别的拘束,去换位设想爱人的处境。

最宽容的爱是“去性别化”,不仅仅是说超越性别的取向,我的理解是即便是异性之间,也需要学会用对方的性别思维去思考。

相爱的困局往往就是不理解彼此,固守于自己的疆界,所以才会感叹无论当初多要好,最后都会沦为独自维系。

明白这首歌,明白相爱的不易,明白她月黑风急四下无人时流的眼泪,明白在每一个四目相对的瞬间她都在渴望与你“驱车往地老天荒”。

不明白,所以怎样都不对,怎样都要走,这盏灯转红便会别离,无论觉得自己如何想通,怎样了然于心,始终抓不住感情的脉络,终究得“凭运气决定我生死。”

承认了,相爱就是运气,我是倒霉蛋。

对,世人那么多,凭什么是我得到上帝的眷顾,天父从不做好人,不祈祷让你我永远陪伴彼此,就光祈祷彼此快乐也是极难的事。

过去我以为神在随心而欲的施舍,他并不在乎人类的凄苦,他告诉我人类的小爱不配得到神的眷顾。

现在发现,上帝给你艰难,是因为只有艰难才能塑造美好。正因为太多恋人过不去那个红灯,才会有“抬头命运射灯光柱罩下来是我跟你。”

《恋情的终结》里讲。“圣徒们曾用表达人类爱情的言辞描绘他们心中的天主,所以我想,爱慕一个女人的至情也不妨用祈祷和沉思冥想来诠解。在爱情中,我们同样会放弃记忆、理解力和智慧,同样会经历被剥夺的感觉,经历漫漫长夜,而作为回报,有时也会得到一份安宁。”

感情不是可以随意再生的东西,但控制不了这种消耗,还要打滚,也要学会起身。

依然会祈祷,会把爱情当作一个信仰,看清楚,不怀疑,永远永远享受这一份流动的安宁。

祈求天地放过一双恋人。

文/陈秋欤

客栈笔记:“当这盏灯转红便会别离”好似已经知道结果了,但仍旧祈祷老天放过这份感情,宁愿答案始终得不到。多年后,你会发现,故事中释怀不了,放不下的人,到最后都不会有任何意义,能留在你身边的,从来都不是拼命追赶的人 ​​​,当间扑面而来,我们终将释怀,这才是最好的解脱。

更多情感文字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烟雨客栈,本文链接:https://www.yyinn.net/464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公众号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