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摆摊真的容易吗,只有自己做了才知道

    昨天有人问我摆摊该怎么叫卖,其实这里面没什么学问,我之前也说过了,去买一本顺口溜大全,不想买去网上看,天天没事儿就在那里念着玩,用不了多久,你无论说什么,遇到什么,都能自己编成顺口溜了。 真有那么简单吗?当然。你不去做,他永远就是难的,你去做了,他其实没什么秘诀。 不想练嘴皮子的,也可以去那些摆摊的网站上,去找那些叫卖的录音,下载下来,然后用大喇叭广播就是了…

    2020年6月4日 0 0
  • 莫言:我的母亲

    我母亲生于1922 年,卒于1994年。她的骨灰,埋葬在村庄东边的桃园里。2011 年,一条铁路要从那儿穿过,我们不得不将她的坟墓迁移到距离村子更远的地方。掘开坟墓后,我们看到,棺木已经腐朽,母亲的骨殖已经与泥土混为一体。我们只好象征性地挖起一些泥土,移到新的墓穴里。也就是从那一时刻起,感到,我的母亲是大地的一部分,我站在大地上的诉说,就是对母亲的诉说。 我…

    2020年6月3日 0 0
  • 我哥哥被拐卖过

    我哥哥被拐卖过,他是残疾人,一级聋哑。 17岁因为轻信所谓的朋友在我家门的马路正对面被坏上车带走,时长半年。 家里都疯了,妈妈天天以泪洗面,报警,寻人启事各种方法都用遍了,因为发现得太晚人早就已经带离湖南了,只是我们还带着最后一点希望在寻找罢了。 他不见的那段时间正值过年,大年三十的时候爸爸帮家里包蛋饺,妈妈在切菜。突然我妈说“成成要是还在就团圆了。”话音一…

    2020年6月2日 0 0
  • 我想你要走了

    进入梅雨季了。从昨晚到今晚,声势浩大的雨像要把整个城市淹没,人也被沁得潮潮的,隐秘处生长出一块块青苔斑,内里被浸泡冲洗,从原该在的部位漂浮起来,要融进一条无形的河中流向莫名之地。雨点一滴一滴铿锵有力地砸在回忆里,沙滩在等待最后一轮潮汐将它抹平,伪装成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平静。 去年10月独自去听一场livehouse,穿着绿衣黑裙骑行在有些凉的秋风里,幻想着是…

    2020年6月1日 0 0
  • 华为不仅是任正非的传奇,还有孟晚舟的故事

    2019年,孟晚舟事件刚发生的时候,任正非罕见地接受了CTV新闻主播和高级编辑Lisa LaFlamme长达两小时的采访。 在新闻中,孟晚舟被带走时,随身携带了该7件电子器材:分别是一部智能电话iPhone、一部平板电脑iPad、一部Macbook Air、一部华为手机、两张SIM卡及一个闪存盘flash drive。 对此,任正非无所谓地说:苹果是改变社会…

    2020年5月30日 0 0
  • 人要学会转弯

    心变了,脚下的路就变了。条条大路通罗马。人人都渴望成功,但通往成功的道路并不只有一条。有的时候,那条大路人满为患,难以通往成功彼岸,但聪明人,这时已经选择了拐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你所以为的困境,并非没有破解的方法,只要心态变了,逆境就变为了顺境,落后也就变成了超越。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固执并不是优点,在牛角尖中转弯才是大智慧。 心态转个弯,好坏会…

    2020年5月27日 0 0
  • 讲个我在乡下时的故事,感受下扶贫的难处

    讲个我在乡下时的故事吧。 二十年前,我在某镇政府工作。 这个镇子有三分之二是山区,很穷。 有次下乡,一个老农民说,自己想养羊,但是没有钱买羊羔: “要是有人给我羊羔,叫让我放羊就好哩。羊养大了,我还给他,下了羊羔也给他,我只要羊毛和羊粪都中。” 这段话触动了我: 山区有大面积的荒坡,到处是草,农民又闲着没事做。 要是能解决买羊资金的问题,是不是就算是一条增加…

    2020年5月25日 1 0
  • 礼物不仅仅是礼物,而是爱意和惦记

    说来矫情。从前我总觉得,我要努力一些赚很多钱,这样我想要什么都可以送给自己。可慢慢我发现,就算有些东西我可以自己买,我还是渴望收到礼物。 那不仅仅是礼物,那是爱意和惦记。 前些天和朋友提起来之前的一段恋爱,我说那真的是对我很好很好的一个男孩子,就像大家在很多短视频里看到的那样,走走路他把我的手揣进他的兜里,我可以抓出一把口红。 每一支口红都是热门色号,天知道…

    2020年5月21日 0 0
  • 中年夫妻:床上无性,床下随便

    相爱容易,相处难,而中年人的婚姻则是如此,相处不易,相爱更难。 年少情深也可能会走到相看两厌的地步,再深的感情,也被生活的琐碎和彼此的消磨耗尽了。 年轻夫妻还有激情吵架,中年夫妻连架都吵不起来。 许多夫妻刚结婚时无比恩爱,但柴米油盐的日子让婚姻逐渐变质。 到了中年,夫妻的感情就只剩一地鸡毛了。 结婚数年,婚姻已是床上无性,床下随便。 床上无性 很多中年夫妻都…

    2020年5月20日 0 0
  • 年轻人这些东西绝对不能碰

    1、快钱 比如说,妓女。两腿一张,就能来钱。这种快钱,人一旦沾染就很难拒绝。为什么有些女孩去 ktv 陪酒,然后就沦为妓女无法自拔?当你吃着喝着躺着就能月入几万,你还愿意做几千块一个月的工作?辛辛苦苦一个月,不够以前买个包? 比如说,偷盗抢劫。抢劫是新生代年轻农民工沦入监狱的主要途径。受够了工厂一天十个小时的劳动,抢一次就能抵得上一个月,为什么还要去工作呢?…

    2020年5月19日 0 0
  • 女人离婚后不要孩子是心狠吗?

    我父母离婚时,我妈没要我,自愿放弃抚养权。 后来我爸偶尔会拿这个事情出来说,说我妈狠心。 其实我觉得一点都不,有啥狠心的,我是我妈的崽,也是我爸的崽,凭啥我不能跟我爸,凭啥我非得跟我妈。 他俩没离时我和我妈相依为命,大雨天我妈蹬个自行车接送我上学放学,我爸开着车也不来探我一下。 每天夜里我就等着我妈下夜班回来陪我,她辛苦了一天还要给我做饭,我爸只知道喝醉了回…

    2020年5月18日 0 0
  • 刘墉:童年的声音

    我的童年是在台北市温州街和云和街之间度过的,那是个很特殊的地方,好比卡萨布兰加或伊士坦堡,处在多种文明交会之处,撞击出异样的火花。 温州街的两侧,住的多半是台大教授,最记得正对门有位陈姓的老书法家过世,他那学者儿子号哭:“爹爹啊!爹爹啊!”连着哭了半个月都不止。 我家右邻也令我怀念,最先住着一对老夫少妻,想必师生恋,那年轻貌美的妻子,总娇声细气地喊“老师!老…

    2020年5月12日 0 0
  • 你对了,又怎样?

    在成都的一个餐馆吃饭,听得旁边一桌两口子在大声吵架,大致内容是老公抱怨老婆不该做某件事,老公慷慨激昂口沫横飞,大约是感觉抓住了老婆的一个把柄,以图发泄之快。老婆皱着眉头听着,在老公中场喝水之际说:“你对,你都对,你对了又怎样?”然后转身离去。 估计回家又是一阵腥风血雨。 那位老婆临走前的这句话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那就是:你对了怎样? 我们往往非常计较对与错,…

    2020年5月11日 0 0
  • 妈给你钱,想吃就吃

    这辈子我最幸运的事,大概就是投胎做了我爸妈的女儿。 前几天我跟我妈微信聊天,我说跟朋友去逛大菜市场了,买了很多肉、菜、水果。东西很好,但是桃子太贵了,20一斤,买了4个38块钱,相当于十块钱一个,我以后不买了。我妈说,不就十块一个嘛,妈给你钱,想吃就吃,有啥吃不起的。 我听了特别开心,这让我想起了春节回家,我跟我爸妈说我辞职了,要休息一下,结果正好疫情暴发,…

    2020年5月10日 0 0
  • 聊聊创业这回事

    最近真的累哭,累到晚上睡觉手酸,也许是年纪大了,原来真的工作久了会累。 今天又开了几个小时的车,从仓库回来办公室,想到最近一些经营数据模糊不清,就把会记叫到办公室,然后一一跟她对几个需求的表,最终还是被她的毫不上心感到无力吐槽,问她明天能做出来吗,她哽咽的回答到时候再看,我只好让她出去了。 目前这个项目开始一个多月了,目前的业务数据基本达到预想目标,也融资了…

    2020年4月28日 0 1
  • 独生子女的难处谁懂

    独生子女三个阶段。 小的时候,还好。 大了步入社会,不“敢”死,因为独苗儿一根儿,必须惜命,否则,父母失独,后生孤独。 最难的是步入中年的独生子女,上有老,下有小,家庭的压力比较大。 尤其是夫妻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家庭,双方父母有四个老人。 若四个老人有一个生病,需要陪护,这对夫妻就会感到精力紧张。若他们还有年纪尚小的孩子,就会感到压力比较大。 这里说的不是钱…

    2020年4月26日 0 1
  • 前男友的微信该不该删?

    我是那个前男友。 我建议女生们,前男友的微信一定要删。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跟女朋友分手后,我死去活来,用最低的姿态去求和。换来的就是一句冰冷的不爱。 我知道无法挽回,但还是恳求对方,留下微信。让我有个慰藉。能看到她在我微信中,我就知足了。 我特别关心了她的微信步数,用来猜测她去了哪里,干了什么。但是一个月后,突然发现我看不到她的微信步数。我心跳的厉害,然后…

    2020年4月16日 0 0
  • 四年后,当年纵容校园暴力的班主任来找我了

    背景:上个月我被UPenn录了,在票圈发了offer。消息传到了我高中班主任那边,她联系我妈说要母校要采访我blahblah 前文:我高中读的一所渣国高,我属于英语好但理科奇差的那种,所以分班分到了最差的那个班。 事发时高三,申请季最后的冲刺期。我班上大部分人的水平是去美国读语言班的那种,所以我就比较突出。我有一个室友(A)一直嫉妒我成绩比她好,当天晚上熄灯…

    2020年3月25日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