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母抠门会导致孩子自卑吗?

    我九岁左右,父亲经常带我去吃肯德基,(其实我更喜欢麦当劳,但他却说:“麦当劳哪有肯德基好吃!”),但每次他都会对我说:“看我对你多好!这么贵的汉堡,我自己都不舍得吃,就买给你吃!你以后要好好报答我!”我因此积压了很多负面情绪,仿佛被父亲带去吃肯德基是我的罪过,而且这种罪恶感还越来越强烈。 我母亲在我八岁的时候失业回来,但在一线城市的舅舅、姨妈给了我们家好几十…

    2020年2月25日 0 0 101
  • 奶奶,我想你了

    奶奶70岁那年,我妈内退、我爸下岗,我读书到高三。 那个时候,家里穷的都快要揭不开锅,我的学费和补课费都发愁,奶奶偷偷把自己当年出嫁的耳环拿出来卖掉,换了奶粉给我改善营养。我不知道原委,喝得喷香,奶奶看着我,眼里满满的慈爱。 我爸知道了,一边数落奶奶一边流泪说自己没用。 姑姑跟我爸打电话说,来东莞吧,做点小生意,总比在家饿死强。于是我爸带着我妈去了,走之前,…

    2020年2月23日 0 0 74
  • 短篇故事:《吃面》

    一个瞎子父亲和瘦高孩子进了一家面馆。 孩子掺着父亲落座,向老板要了两碗牛肉面。 牛肉面上来后,放在父亲跟前。 父亲摸索的碗推给孩子,表示他先吃。 孩子闷头吃开。另一碗面也上来了。 父亲用孩子提前给他掰开的筷子在半空中探了探,知道碗的位置后。 只见他夹着小碎块牛肉放到孩子碗里。就这么重复的动作。 孩子,悄悄的把小碎块牛肉又从另一侧反夹回去。 父亲说,这家老板真…

    2020年2月18日 0 0 76
  • 短篇故事阅读推荐:全国微型小说一等奖《病》

    他又住进了医院,每次住院对他来说都是难熬的日子,病是老毛病,邻居朋友都见惯不惊,没有几个来看望他的,很是落寞。 可是这次,他有不祥的预感,刚住进来不几天,就有人络绎不绝来看望他,水果营养品堆了一病房,来看望他的人都说着同样的安慰话;更使他惶恐的是院领导还亲自过来问长问短,以示悲悯情怀。 他喃喃自语,看来是不行了!看望他的人愈是宽慰他,他愈是腊月寒天里的心,冷…

    2020年2月11日 0 0 88
  • 有钱莫贪多

    作者:输钱来写作 这个世界上只要跟钱扯上关系就特别的麻烦 赚钱 花钱 都特别的难 特别是借钱 还钱 老谢在高中可是风流人物 几乎大家都知道他 并不是他的成绩 而是他从初中到现在的混迹酒吧的撩妹技术 长相并不出众 甚至有一些丑的他 却常常能将女生带走 在男生的眼中 是一种神奇的技术 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的 或许是一种特殊的魅力吧 高中的结束 意味着生活的解放 …

    2020年2月11日 0 0 51
  • 我的自卑都源于生活

    大一暑假,有个朋友邀请我一起去武汉玩。 她说会帮我买票,我想过她可能会买高铁票。 我想着以前没有坐过高铁,这次就坐一次,贵也就贵一点。 吃晚饭的时候她和我说已经买完了机票。 ????????????????????? 我突然就觉得嘴里的鸡腿不香了。 她帮我买票,我事后会给钱给她。 我感觉不舒服价格有点贵是一方面原因, 另一个是原因是我没有坐过飞机。 我觉得,…

    2020年2月7日 0 0 137
  • 疫情故事:我从未想做英雄,只不过想让自己问心无愧

    疫情这般严重的时候,再给大家讲个故事吧。 我在公安单位工作,所有公安单位必须确保值班电话24小时有人接听这个大家应该知道。 不管是洪水漫过了堤坝,天空下着刀子还是地震山洪海啸,公安局必须保证二十四小时值班电话畅通。 这是我的工作性质,在我选择这份工作的时候就有所取舍,在我决定这份工作的时候就有准备,这是我工作的本质范畴,是我的义务。 我运气不错,轮值在年二十…

    2020年2月3日 0 0 123
  • 小时候,怪爷爷带我吃肯德基

    我小时候被一个怪爷爷带着吃了长达两个月多的肯德基。。。 当时也就四五岁的感觉,我爸妈当时正处于创业期,自己开了个厂,工作很忙,一周总有一天去见个大客户啥的,可能是固定客户?我也不太清楚,毕竟当时小的一批。 然后他们去见客户了我就教给我奶奶带,然后我奶奶她是会睡午觉的,而且睡的很长,下午两三点左右才醒。这段时间我就在厂外面玩泥巴。 然后某天我正玩着泥巴就看见有…

    2020年2月3日 0 0 66
  • 15 天,我在巴基斯坦娶了个老婆

    我叫王大成,今年 29 岁,天津人。 因为家庭条件比较特殊,我相了十三、四次亲都没有成功。 我是回族,选择范围比较小,只能娶回族姑娘。如果娶非穆斯林,就需要她加入我的民族。如果不加入,同为穆斯林的亲戚朋友间会有流言蜚语。 但是加入民族这件事,需要对方作出的改变和付出太多。我觉得感情只有站在平等的角度,才更有利于彼此的交流和相处。 我不希望对方为我改变和付出太…

    2020年1月12日 0 0 85
  • 感人故事:奥斯维辛集中营的那一对恋人

    读到一篇讲奥斯维辛集中营恋人的故事,非常感人。 Wisnia(男)Spitzer (女)在奥斯维辛集中营里相遇:两人都是囚犯里相对享有特殊待遇的。 Wisnia 靠唱歌天赋换来为纳粹警卫唱歌和其他相对轻松的工作;Spitzer (女)因为会说德语、给集中营担任平面设计而比其他囚犯职权更高。他们定期相约在角落见面。 当时集中营里有传闻说战争接近尾声,囚犯很可能…

    2020年1月4日 0 0 107
  • 网吧里认识的那位老哥

    大二放假,和朋友约网吧通宵,被爽约,游戏玩得百无聊赖,被旁边老哥的鼾声吵到。 老哥头发油得发腻,衣服袖口上沾了不少烟灰,看起来睡得很香甜。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老哥的头,我竟然有些渴,鬼神使差的,我让网管给我拿了两瓶水。 一瓶放我这,一瓶放在老哥那,水放好之后我就没管他,接着游戏,来都来了,还是要好好玩。 深夜,激战正酣,被老哥一声惊呼吓到。 兄弟,你这小鹿跳…

    2019年12月31日 0 0 90
  • 杨绛:世界是自己的

    她虽出生于乱世,却自始至终都怀有一颗与世无争的心。 她是一代才女,出身名门,学贯中西,精通多国语言,却也能甘做灶下婢,洗衣炒菜做家务,样样手到擒来。 她一生波澜起伏,经历无数风雨坎坷,外辱内乱、颠沛流离、亲人离散,却依然温厚平和,明媚从容,淡定优雅。 有许多人钟情于她,但她一生只爱过一个人,一辈子都站在爱人身后,拥有最幸福美满的婚姻、最可爱懂事的女儿,活成了…

    2019年12月30日 0 0 251
  • 那个一直送我礼物的圣诞老人

    说来不怕大家笑话,我直到16岁都相信世上有圣诞老人,因为从我很小时我妈就开始策划这件事,每年圣诞早上醒来,我都会在枕头下发现礼物。我妈说是圣诞老人送给好孩子的,那时年幼、连大灰狼都相信的我,自然就信了。 后来上了小学,同学们都没有圣诞礼物,我回家问我妈,我妈说圣诞老人只给这一年里表现特别好的孩子送礼物,所以不是谁都能收到。我心想我确实是好孩子呀,就又信了,而…

    2019年12月27日 0 0 69
  • 如果不做现在的职业

    那天在一个老师的微博里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如果不做现在的职业,你最想做的是什么?留言多种多样,当房东、富二代、开一家奶茶店、开一家书店、瑜伽老师、种田、民宿老板、歌手、花匠、建筑师、还有吃饭睡觉打豆豆等等。 (1) 每天忙着带娃、看书、找工作,似乎已经好久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了,如若说恋爱像一幅悠闲肆意的水墨画,则生活更像一卷浓墨重彩的水彩画。至今唯一清晰深…

    2019年12月20日 0 0 87
  • 余华:死亡是凉爽的夜晚

    文/余华 我的童年是在医院里度过的。我的父亲是一位外科医生,母亲是内科医生。我没有见到过我的祖父和祖母,他们在我出生前就去世了,而我的外公和外婆则居住在别的城市。在我的记忆里,外婆从来没有来过我们的县城,只有外公隔上一两年来看望我们一次。我们这一代人有一点比较类似,那就是父母都在忙于工作,而祖辈们则在家清闲着,于是他们理所当然地照看起了孩子,可是我没有这样的…

    2019年12月20日 0 0 92
  • 父亲是我心中的英雄

    昨天晚上和男朋友分手,凌晨一点半给爸爸打字发了一条微信,说了这件事。 早上七点爸爸回复我说,起来同我说一声,八点睡醒给爸爸回复醒了,我再睡一会九点半起来,爸爸说好。 然后给爸爸打电话以为他会问我很多,结果他告诉我 “没关系,这件事我们就当作长个阅历。现在才一年多现在断对你也好,你会难过爸爸知道,这肯定会难过的。但是没有关系,你会好起来。后天运动会…

    2019年12月18日 0 0 79
  • 我的姥爷

    我小时候比较胖,脸上肥嘟嘟的,每个见到的人都喜欢捏捏我的脸,特别是我姥爷,他不仅喜欢捏,还喜欢用两只手揉我的脸。 其实我很不喜欢别人捏我的脸,每次他揉捏我的脸,我都会抗议,可是抗议也不行,他还是依然喜欢揉捏。 慢慢我开始长大,人也瘦了下来,就没人再来捏我的脸,但我姥爷还是一直喜欢揉我的脸,每次见他,他都会很高兴的把我叫到身边,然后开始揉我的脸。 直到那次我和…

    2019年12月17日 0 0 61
  • 情感话题第7期:女人分手后的心理是怎样的?

    导读:女人失恋分手后可能大多反应是放肆地痛哭,冷静时还好,可以理性的去分析自己的感情,懂得分开是最好的结局。可是一旦情绪上来后,就开始去纠缠对方,去给对方的现任打电话,或者去找对方的现任。这些行为都是继续纠缠着对方,觉得自己过不好日子,对方也别想过上好日子,要同归于尽。今日情感话题:女人分手后的心理是怎样的? 失恋三个月了依旧没有走出来,每次想他了就去跑步,…

    2019年12月11日 0 0 114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