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第一次支教感悟

    转眼间三个多月的实习支教生治就这样结来了,既有可以返回大学校园的欣喜。但更多的情绪是被不舍而取而代之。我们支教的地方在特克斯县,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迷一样的小县城,离开学校的那天依然历历在目,回想起那天坐上大巴车的情景,那时的心情应该是迷茫但又充满好奇的。迷茫的是我去了一个新的环境,面临新的工作,新的朋友以及新的挑战,我真的能够胜任吗?好奇的是这个我从…

    1天前 0 0 82
  • 《把信送给加西亚》读后感

    《把信送给加西亚》这本书讲述的是罗文中尉在接到任务后如何将信送给加西亚将军的故事,这本书写于1899年,虽然已经过去100多年,但书中主人公安德鲁•罗文所体现的忠诚敬业、尽职尽责、主动服从的精神却成为了一代代领导者的信念,也使得此书在世间流传了百余年至今魅力无穷。 《把信送给加西亚》的主人公——安德鲁·罗文是美国陆军的一位年轻的中尉,他是一位送信人。在美西战…

    1天前 0 0 122
  • 杏花微雨蒙蒙,江南水乡古镇姚青春的赴梦之旅

    江南,如同那个撑着油纸伞独自彳亍在小巷的姑娘,具有朦胧美好之感。她不同于皇家园林那般大气辉煌,不似悬泉瀑布那般奔腾浩荡,却有着自己独特的韵味,她像是怀着心事的少女,在粉墙黛瓦的古街之中穿梭,难以捉摸。江南有烟柳画桥,风帘翠幕。亦有画舫楼阁,深酿吴酒。

    6天前 0 0 64
  • 行于江南水乡古镇—漫步丹青西塘姚青春

    行走在江南古镇悠长的小巷间,烟雨蒙蒙里传来几声似有若无的吴侬软语,眼前仿若一副丹青大师尽心描绘的水墨画。从前年少不更事,不懂为何诗人总是偏爱江南,如今似已窥得一二。也许,唯有真正置身江南、行于此间才能体会古代文人墨客在描绘江南美景时的心境。

    2019年9月11日 0 0 67
  • 装睡的人你叫不醒,不爱你的人你感动不了

    你必须明白:要走的人你留不住。装睡的人你叫不醒,不爱你的人你感动不了。 如果想念你,他会找。如果想要你,他会说。如果在乎你,他会真情流露。如果这些都没发生,那么他就不劳你费心了。 其实,谁喜欢你,你能感觉得到。你喜欢谁,他对你爱不爱,在不在意,你也能感觉到。有时候,聪明如你,傻就傻在习惯欺骗自己。 承诺了不该给的承诺,坚持了没必要的坚持。爱情这件事,勉强不了…

    2019年9月11日 0 0 67
  • 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作家三毛是这样回答的

    记得,作家三毛曾经回答过一个问题。 一个女生去信问三毛“我今年廿九岁,未婚,是一家报关行最低层的办事员,常常在我下班以后,回到租来的斗室里,面对物质和精神都相当贫乏的人生,觉得活着的价值,十分……。对不起,我黯淡的心情,无法用文字来表达。我很自卑,请你告诉我,生命最终的目的何在? 三毛是这样回复她的。 不快乐的女孩: 从你短短的自我介绍中,看来十分惊心,二十…

    2019年9月10日 0 0 59
  • 《山中旧事》读后感

    “小时候,我住在山里。我从没向往过海洋,也从没向往过沙漠,我从没想要到世界上任何地方去。因为我住在山里,就已经足够。”

    2019年9月8日 0 0 99
  • 棍棒底下不一定出孝子,却可能出暴徒!

    有个非常普遍但很难被察觉的现象,叫做“精神虐待” 包括蔑视、嘲讽、忽视、控制、否定等企图控制对方的行为。 父母的打击式教育和感情中的冷暴力都属于精神虐待。 “我都是为你好” “怎么生了你这么笨的孩子” “要不是因为你我跟你爸早离婚了” ······ 父母的成绩攀比、过高的期望、忽视我们需求、贬低爱好、安排控制我们人生等等,用他们认为正确的经验对我们进行精神虐…

    2019年9月3日 0 0 59
  • 难道体谅外卖小哥,给差评就是错的吗?

    曾经在外卖行业干过,也送过几天外卖做体验。 所以看到很多人同情外卖小哥,我觉得挺没劲的。 大家都是混饭吃,你不需要同情他,他也不需要你来同情。 按照规则来,该30分钟送到的,只要没有不可抗力因素,就应该30分钟送到。超过时间了,你可以理直气壮的投诉。 这是你花了钱应该享受到的服务。如果所有人都觉得能够容忍晚点送餐了,那送外卖的时间约定还有什么意义。 送外卖的…

    2019年9月3日 0 0 54
  • 短篇小说阅读推荐:《黄昏里的男孩》余华

    《活着》是我读的余华的第一本书,后来读了他的《黄昏里的男孩》,从此喜欢上余华的文字。 余华的小说创作,往往擅长于掀开生活中惨痛的一面。短篇小说《黄昏里的男孩》也是如此,虽然可能不如他的《活着》或者《许三观卖血记》那么沉重,但是读来也充满着压抑和悲惨。《黄昏里的男孩》以旁观者的视角叙述了一个小男孩偷苹果遭暴力惩罚的故事,有两个主要人物——全篇不知道名字的小男孩…

    2019年9月2日 0 0 65
  • 知青下乡害了一代人

    我妈跟我说她经历的史无前例。 刚开始的时候她因为我姥姥姥爷工作太忙了,于是被送回北京,让我太姥姥带着。她跟表哥们溜达到前门附近,就看见一堆红袖标堵着路口拦人,都拿着剪刀和小榔头,看见裤腿过宽或者过窄的,上去就给剪了,烫头的也直接剪掉。高跟鞋必须用榔头把鞋跟敲掉。她跟表哥们都是小p孩,看着特乐呵,一点也意识不到马上要倒大霉了。 没过几天街道上就传,说要抄家了。…

    2019年9月1日 0 0 110
  • 人活着,要自私一点,也要善良一点

    说下我的故事。 我妈17岁时不顾外公外婆的反对,跟着当时18岁的我爸私奔,一无所有的两个人靠着吃馒头爬火车,从湖南跑到了海南。 两人打拼两年后开赌场,做房地产,迅速积累了大量财富。我妈22岁那年生下我,带着我在老家县城开洗脚城。 5岁时,我跟着奶奶在农村上学,在县城开洗脚城的我妈和在海南开赌场的我爸,迅速在纸醉金迷的世界里找到各自的出轨对象。我6岁那年,两人…

    2019年9月1日 0 0 65
  • 听说你们明天就要开学了

    八月末,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个夏天快过去了;对于一部分人来说,暑假快过去了;而对于一小部分很年轻的人来说,开天辟地的新生活要开始了…… 有人说:大学和参军,是这辈子一定要做的两件事~ 视频: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坦白说,相信大多人的大学都没这么“傻白甜”。聊梦想很单薄,纯粹考虑未来的时候,就算是百年难遇的正经了~ 那个时候,独来独往的时候特别少,半夜去洗手间…

    2019年8月31日 0 0 129
  • 上海的中心城区的一个隐居的男孩

    沈齐的生活一直隐蔽在那间漆黑的、灰色窗帘几乎没有拉开过的卧室里,靠着二伯提供的一条网线、一台电脑、一部手机生活。因为皮肤烧伤无法出汗,他卧室里的空调24小时都开着,「时间长了,他的空调开得像炸弹一样。」 在没有外卖软件的那些年,他偶尔会出门吃饭,也会用电话打给附近的饭店点餐,或者去便利店买点食品将就一下——后来他不再出门,也不随意开门。 沈齐彻底关闭了那扇通…

    2019年8月31日 0 0 257
  • 人物故事:这些国士在古代是要修庙来供奉!

    共和国勋章候选人里有一位叫做顾方舟的先生,他用糖丸对抗小儿麻痹症,拯救了我们国家无数的孩子。为了证明疫苗有效,他自己喝下了疫苗,他的孩子成为了第一位服用糖丸的小儿。 用自己的身体来做试验的科学家有许多,顾方舟先生的前边,有一位叫做汤飞凡的先生。 故事是这样,19世纪末以来,沙眼就有细菌病原说和病毒病原说,始终未得定论,1928年日本科学家野口英世提出了“沙眼…

    2019年8月30日 0 0 127
  • 星命学家韦千里

    一、南袁(树珊)、北韦(千里)  根据我的经验和认识,有太多的人,热中于论命谈相,而且,往往在众多友人相聚的场合里,话题也老是情不自禁地倾注在这个题目上。但是,兴趣是一回事,许多各人言之凿凿的经验或传闻,在听者的耳中当时不论是多么确信和动心,在过后理智的审判下,还是会冠上一个『姑妄言之,姑妄听之』的结论。就以我个人而,每当面临臣大的痛苦或彷徨时刻,心中从未升…

    2019年8月28日 0 0 53
  • 算命这个事

    说一种社会最低层的营生,街头算命、算卦及其他杂占类。 我说的街头算命和杂占,主要包含以下几种。 先从农村说起。 农村赶集天,四面八方汇集到集镇的必由之路的路边上或大树下,这是农村算命者和搞杂占的人汇集的地方。在农村吃这口饭的人只有三种: 先说盲师。这些人确实有师承的,也是比较有职业操守的,他们算命普遍收费不高,当然收费不高也是因为顾客兜里本来就没有几个银两决…

    2019年8月28日 0 0 58
  • 童年,那老街的苦楝树

    初中同学群,有人发了一张碎小紫花的图片,让大家猜是什么花。初见图片我就有种故友重逢的亲切感,原来那是一枝苦楝花。当我开心地告知花名,她是倍感好奇和诧异,问我是怎么知道的,这一问就将我的思绪拉回了美好的童年时代。 穿越幽长的时空隧道,沿着深深浅浅的记忆,我又回到了童年的故乡——高士。 那时我的家住在高士的老街上,老街是散发清新泥土气息的土路面,路的两旁林立着参…

    2019年8月27日 0 0 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