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一个女人的十年心酸历程

序:我不是个天生叙述的胚子,和我接触过的编辑都说我的文路太乱,事实上,我就是个头脑简单的动物。 而我所想叙述的这十年,像一盆长坏了的盆景,枝叶繁茂,让人头疼。 到最后,我选择从头说起,这样可以避免叙述过程中我漏掉什么,这残酷的十年,这疯狂的十年,没有什么容许忽略。 

情感故事:一个女人的十年心酸历程

(一)

一九九四年,我十六岁,唇红齿白,明眸善睐。 
李小均十六岁,单眼皮高鼻梁,细长手指薄凉唇。 
他比我小三个月三星期加三天。 
命书上说女人比男人大三年,或者三个月,他们注定纠缠。这是十年后我看到的句子, 惊悚。 

李小均是典型的书呆子,沉默寡言,木讷迟钝,容貌冰凉。之后我没见到过一个男人的容貌可以用冰凉来形容。 

他是我的同桌,我的课桌靠墙,贴着窗户,每次下课,我都要等李小均离开座 
位,我才能出去,他个子大,我从他身后过去总不免蹭到他,这是我的难言之 
隐。十六岁的少女,不愿意和无关异性有任何身体接触。 

偏偏李小均是个不爱运动的男孩,除了去厕所和课间操,他都趴在课桌上写写画画,我不好意思一次次和李小均说你让我出去一下,我便趴在窗台上看隔壁班的同学在走廊上来来去去,时不时和其他同学透过窗户栏杆探监一样聊两句。 

因为是同桌,几乎所有活动都是我和李小均一组,这让十六岁的我极其愤怒。 
李小均的手白得像小姑娘的手,劳动课根本不能当男孩使,打扫卫生时,往往是我扫了 六组地,他才扫了2组,那时我就发誓,一定要老师给我调整座位。 
那时,男生女生是不能多说话的,否则就有早恋传言漫天飞舞。 
我和李小均没有传言。因为我们很少说话。 
我看不起他的木讷笨拙。 
他弄不懂我的多愁善感。 
高中第一年,我们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李小均,让一下。他会举着棋子 
说:恩,好。 

极度无聊的时候,我也会看他们下棋。看不懂时我会冷不丁问一句:那象为什么要斜着走?那马为什么要不能直着走? 
李小均的对手老笑我弱智,我翻着白眼说:我不懂还不可以问呐? 
李小均总是很耐心的给我讲解。渐渐懂得原来象棋这么好玩。 
渐渐的,李小均的对手换成了我,下课铃声一响,李小均就从课桌里摸出象棋凑到我耳 边说:杀一盘吧。 
我当时对象棋的着迷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我记忆中,高中三年,大概有一年的课余时间我都是争分夺秒的和李小均下象棋。一个故事的兴起毫无预兆,我和李小均,十六的年纪,有纯真的梦想,他想成为国际象 棋大师,我想成为知名作家。 
我们的爱好本来毫无交集,到最后我被拖进他的世界,迷上象棋,文学梦被我抛到九霄云外,这就造成了我今天叙述的艰难。 

我没有要求老师换座位,我和李小均的同桌关系居然维持了两年,我们的班主任是个呆板的老头儿,他居然两年没有调整过我的座位。 

我和李小均,仍然没有传言–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要争分夺秒的下棋,所以每天中午打饭和打扫卫生往往矛盾,如果我们一起打扫卫 生,等到去打饭肯定要排队,所以最后我和李小均约定,饭由他打,我甚至把所有饭票都 交给了他,让他为我分配。而我负责打扫卫生值日,甚至写作业,我练就一手好字,而且 模仿李小均的字体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我们各自完成自己的工作只需要15分钟,然后开始摆阵杀将起来。 
那时,仿佛永远不会疲倦。 

故事开始时往往没有预料到走向。就像我和李小均,纯粹的棋友关系,却也被传言成了 情侣。 
谁让李小均端着我的饭盒呢?谁让我和李小均的作业错误都一样呢?谁让我们头碰着头一呆就是一中午呢? 

我和李小均被老师叫到办公室的时候,我还不以为然。 
我盯着脚尖,听着老师语重心长,听着李小均脸红脖子粗的和老师争辩,头晕目眩,感觉周围一切都在旋转,有飘的感觉。 
直到老师一挥手说:好了,你们走吧。 

我和李小均走出教导处,悄无声息的经过长长的走廊,步伐安稳,心情透明。 
在拐角处,李小均笑出声来,他说:太好笑了。这算桃色新闻吧? 
十七岁的他逆光,脸上绒毛毕现。我离他只有一米的距离,微仰着头看着他,他也看着我,笑着笑着表情开始僵硬。 
我的心通通的跳,中午寂静的楼梯上,他一步跨下来,轻轻捏着我的指尖说:你真好看,我就是喜欢你。 
我小鹿一样跑开。 

那年,那天,那阳光,定格在我生命里。

本文链接:https://www.yyinn.net/520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公众号

投稿邮箱:wwwyyin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