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老年人,大多像野草一样

晚上和母亲通话,听她讲家乡一些老年人的生活,不禁感慨,时光飞逝,带走的除了一个人的大好年华,还有健壮的体魄。

老农民

在农村,不少老人,儿女成家后,在城里打工,自顾不暇。他们自己年老体衰,贫病交加,无法种地(种地要有好身体,也要投资一些钱才行)。

一些老头通常是忍受着刺鼻的气味替别人掏厕所,或不顾疲惫帮别人干农活挣钱,农闲时他们会盼望村里有人家办红白喜事,请自己去帮忙,好好吃上一顿。老太太们春夏之交匍匐在尘土飞扬的田野上忍着蚁虫叮咬,挖点野菜卖了换钱(由于不会使用手机支付,她们经常收到假币),秋尽冬来蹒跚在别人用机器收割过的庄稼地里捡拾遗漏的土豆、玉米或谷穗谋生,碰到土地的主人,她们少不了遭受白眼、嫌弃,甚至奚落。这些老年人活得艰难,无助,辛酸,悲剧,但没有绝望。

我曾亲见一位老人泪流满面地说,她最大的愿望是死前饱饱吃上一顿方便面。老人一生育有四儿一女,五个农民。如今她已去世,也不知她当初的愿望实现了没有。

还有一位老人,多次向人哭诉,她想要一对金耳环,戴着它进坟墓。她和几个儿女暗示过,他们谁也没理她,儿女们只想攒钱给他们的儿女在城市里买房子娶媳妇。没有人愿意把钱浪费在一个棺材瓤子身上。

另有一个独居的老人,九十多岁了,沒钱,也没有参加农村合作医疗保险。一天夜里上厕所,不小心摔断了腿,幸亏被人发现、及时送医,儿子给她看病花了挺大一笔钱,从此恨上他妈。一年不回农村看望他妈,等到回去了,儿子说的第一句话是,“妈,你还沒死。拖累我到什么时候。” 反倒是老太太年轻时领养的女儿常来看她、照顾她。要不然,她早死了。

一个邻居老头,七十多了。上幼儿园的小孙女放暑假从城里回农村,他带着玩。他没钱,零食、玩具,什么也给不了孩子。看到别人院子里的缀满杏子的杏树枝伸出墙外,他找了一根竹竿想要敲几个安慰小孙女,不料被主人发现,泼声浪气地骂了一通,还扇了他两个耳光,他年幼的孙女就在旁边,亲眼目睹了一场羞辱,我不知道这是否会给孩子幼小的心灵种下暴力的种子,涂上野蛮的色彩。

农村老年人,大多像野草一样,生于斯,长于斯,灭于斯。他们一生依赖土地,在土地上刨食,等他们有一天干不动了,土地等着把他们吃进地下,就像他们从来没来过。

文:刘言章侃

客栈笔记:现在的农村老年人,多是辛苦了一辈子的农民,也可以说是处在社会的最底层,苦和累是必然的。并且相对于其他阶层来说,农民也富裕不到哪里去。作为城里人,也许体会不到农民的难处,了解不了农民的处境,理解不了农民的心情。可以说,农活是世界上最累的工种,播种、除草、施肥、收割、深翻地都受制于农时,特别是三夏大忙季节,抢收抢种,同时还要管理,晚上都没有时间休息,有的人真的累的吐血。靠天吃饭,倘若老天爷不帮忙,一年下来真是白忙活。文中,老农民为啥苦一辈子,晚年还是凄凉收场?这也是多少老农命运的缩影,背后的故事令人深思……

本文链接:https://www.yyinn.net/506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公众号

投稿邮箱:wwwyyin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