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烟雨客栈首页
  2. 文字

在爷爷家,我只吃一碗饭

在爷爷家,我只吃一碗饭

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

每次在爷爷家玩,到饭点时,他们总会喊我吃饭,我要是说,不吃,回家吃……之类的话,他们总会生气。

而做饭基本都是奶奶在做,每次她要看到我端起碗,她才会去吃饭。

大冬天里,屋檐前悬挂的一排排冰柱还未消融,饭就做好了,每人去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饭围着火炉看电视,这样的日子感觉过了很久。

记得有一次,蒸的米饭,烩了一锅菜。

奶奶看我碗里吃的只剩米饭,就说快去盛点菜,吃饱点。

当我去厨房揭开锅盖,发现菜只够一个人吃。

想到爷爷奶奶他们还没吃好,于是,我一个人待在厨房,没有菜的米饭我扒拉扒拉几口吞下去。

在我们这一辈,我有一个堂兄还有一个堂弟,每次吃饭时,都只顾往自己碗里盛,吃不完经常半碗半碗的剩饭,而这些剩饭最后都进了爷爷的碗里。

爷爷很节俭,和我外公一样,那个时候,我一方面抱怨爷爷不要吃他们剩饭,另一方面很担心爷爷吃不饱。

那次突然明白,我少吃一碗,他们就能多吃一点,在爷爷家,我都尽量避开饭点,或者,有时我只吃一碗饭。

后来条件好了,堂兄弟还是剩饭,爷爷还是总吃剩饭,可是奶奶不在了,再也没有督促我吃饱点的人了。

什么时候最孤独?

后来啊,盛世烟火由你而放,看烟火的人在天上,你在地上,遥遥相望。

客栈笔记:“后来什么都有了,却没有了我们”。生活的重心不在于物质,而在于珍惜,这或许就是世间感情,唯有亲情不可辜负。

原创文章,作者:烟雨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yinn.net/332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wwwyyinn@163.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