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烟雨客栈首页
  2. 文字

在我的心里,三月只有桃花

2018031209125378

小时候,故乡三月,开得最艳的就数桃花,在屋前屋后大片大片地开,树枝一直延伸到房顶,粉色的花瓣掉落在青瓦上,伴着三月淅淅沥沥的雨。那个年纪的我常常和邻居小苑窜到家门前的桃树下,我们爬上树,折大把的带花的枝桠,然后一起插在水沟两道的湿土里,以为它们可以和柳枝一样,活得茂密。那时候,我们不知道世界有多大,甚至一度以为,三月只开桃花。

小苑是除了我姐,我唯一喜欢一起玩的女生,虽然她没有穿好看的白色连衣裙,没有戴其他女生一样的漂亮的发卡。那个年月的农家女孩要么穿自己姐姐穿过的衣服,要么是村头的裁缝店里裁剪的圆领口的衬衣,头发扎一根红色的毛线绳,但我觉得小苑就是漂亮的女孩,比村子的其他女生都漂亮。我们年纪相仿,一起上学,小学那会,她成绩特别好,一直是班上的第一名。我记得每次放学回家,我们坐在门槛上,扶着凳子写作业,写完以后,就各自提个篮子去田里打猪草,每次都是乘着暮色回到家,那时候年纪很小,却能挎着满满的一篮子洗过的猪草回家。

我们还一起放牛,一起去别人家的菜地里偷甘蔗,一起去河里摸螺蛳……童年的那些时间我们几乎形影不离,甚至大人也常常开玩笑,说我俩是小夫妻,我们也总是不以为然。

可能是那时候的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小苑在家里并不是很讨喜欢。她既不是家里的老大,又不是男孩子,受到的关注自然就少了,甚至因为一些小事,而被父母重骂一顿,她常常哭着跑到我家来,直到她家人把她领回家。她姐上初中以后,以前两个人的家务活很多就是小苑一个人干了,她弟弟一直被父母宠着,很少干活,虽然只比我俩小一岁多点。每次小苑哭着跑到我家,我总会陪她一起坐在小凳子上,也不说话,心里觉得小苑很可怜。

其实小苑并不是那种很软弱的女孩,如果在外面有人捉弄她,欺负她,她总是会极力地反抗。记得有一次,同村的两个也是和我们一起上学的男孩子,也不记得是什么原因,开始奚落谩骂小苑,一直持续了很久,小苑也开始破口大骂,眼泪从眼角大颗大颗地掉下来。也许他们说的那些小苑是捡来的,父母不喜欢之类的话语严重地刺激了小苑敏感的自尊,直到第二天上课,小苑还趴在桌子上哭泣,嘴里还不停地骂着他俩。

初中的时候,我俩还在一个班,每周日下午我们都会一起走上一个多小时去学校,那时候的马路还没有铺上水泥,一辆汽车开过就可以扬起大片的黄尘。由于家里离学校比较远,我们初中就开始住校,如果叫我给我的初中定一种颜色,那一定是灰色的。破败不堪的教学楼和宿舍,还有食堂的大锅菜,豆芽、南瓜、土豆、萝卜每天轮流转,一年都见不到一片肉,有时候老师吃剩下的菜或者若干个包子馒头给学生打,还要好几张餐券。我现在想想当初的初中食堂依然是愤怒不已,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却给我们吃这些东西,还不准学生出去炒个菜什么的,老师包着食堂只顾着赚钱去了。

为了不至于整个礼拜都吃食堂的素菜,基本上每个住校的学生都会在周日从家里带来炒好的菜,也能吃上几餐。小苑常常从我碗里夹一块肉,我从她碗里夹一块鱼,这种日子一直持续到初中毕业,现在想起来真是觉得美好,那种分享的甜蜜一点不比恋爱的滋味少。

进入初中后,小苑的成绩并不是那么好了,虽然偶尔在班上也能排进前十,但是像我们这种乡下的中学,不在班上排进前三,基本上就和市重点高中无缘了。小苑说,这种不上不下的成绩,加上家里本来就没计划让她读普通高中,所以初中毕业就要和学校说拜拜了。我听见这话,觉得异常伤感,我一直是班上的第一,上重点高中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总是觉得没有小苑,以后上学该有多乏味啊。

我不知道小苑是不是我心里第一个喜欢的女生,也不清楚那种感觉是不是他们说的男女之间的喜欢,只是在我拿到高中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没有多高兴,反而失落了很久。

小苑初中毕业后,和很多农村姑娘一样,去城市的工厂打工了。从那以后,我就很少能见到她了,也就过年的时候能见上。我高中还没毕业,就听说小苑找了个男朋友,她父母极力反对,因为小苑年纪实在太小了,但是小苑异常的坚决。高中毕业那会,又听说她生了个小孩。过年那会,我看见她抱着小孩喊我的名字,我第一次有物是人非的感觉。

去年小苑办了婚礼,她小孩也到了大老远的看见我就会叫舅舅的年纪了,她穿上白色婚纱的时候,硬拉着我照了一张照片。

现在我们每次见面,依然和以前一样嬉笑,没有过多的拘谨,这也许就是一起长大的情感吧,和同学朋友的情感又不一样,多了份朴实和知根知底。

我和小苑插过的桃树枝从来没有发芽长大过,却还是在每年三月重复着这样的事情,就像是固执的老猫守着那根啃尽的鱼骨头,虽然吃不到肉,却依然津津有味。老家的桃树在建设新农村的年月里就已经砍得七零八落了,三月再也不是桃花最盛。但是在我的心里,这个村子的三月只有桃花。

本文来自投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yinn.net/117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列表(1条)

  • 烟雨客
    烟雨客 2018年3月17日 上午12:07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迟早是要分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