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文章

  • 15 天,我在巴基斯坦娶了个老婆

    我叫王大成,今年 29 岁,天津人。 因为家庭条件比较特殊,我相了十三、四次亲都没有成功。 我是回族,选择范围比较小,只能娶回族姑娘。如果娶非穆斯林,就需要她加入我的民族。如果不加入,同为穆斯林的亲戚朋友间会有流言蜚语。 但是加入民族这件事,需要对方作出的改变和付出太多。我觉得感情只有站在平等的角度,才更有利于彼此的交流和相处。 我不希望对方为我改变和付出太…

    4天前 0 0 55
  • 网吧里认识的那位老哥

    大二放假,和朋友约网吧通宵,被爽约,游戏玩得百无聊赖,被旁边老哥的鼾声吵到。 老哥头发油得发腻,衣服袖口上沾了不少烟灰,看起来睡得很香甜。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老哥的头,我竟然有些渴,鬼神使差的,我让网管给我拿了两瓶水。 一瓶放我这,一瓶放在老哥那,水放好之后我就没管他,接着游戏,来都来了,还是要好好玩。 深夜,激战正酣,被老哥一声惊呼吓到。 兄弟,你这小鹿跳…

    2019年12月31日 0 0 73
  • 如果不做现在的职业

    那天在一个老师的微博里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如果不做现在的职业,你最想做的是什么?留言多种多样,当房东、富二代、开一家奶茶店、开一家书店、瑜伽老师、种田、民宿老板、歌手、花匠、建筑师、还有吃饭睡觉打豆豆等等。 (1) 每天忙着带娃、看书、找工作,似乎已经好久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了,如若说恋爱像一幅悠闲肆意的水墨画,则生活更像一卷浓墨重彩的水彩画。至今唯一清晰深…

    2019年12月20日 0 0 66
  • 余华:死亡是凉爽的夜晚

    文/余华 我的童年是在医院里度过的。我的父亲是一位外科医生,母亲是内科医生。我没有见到过我的祖父和祖母,他们在我出生前就去世了,而我的外公和外婆则居住在别的城市。在我的记忆里,外婆从来没有来过我们的县城,只有外公隔上一两年来看望我们一次。我们这一代人有一点比较类似,那就是父母都在忙于工作,而祖辈们则在家清闲着,于是他们理所当然地照看起了孩子,可是我没有这样的…

    2019年12月20日 0 0 69
  • 父亲是我心中的英雄

    昨天晚上和男朋友分手,凌晨一点半给爸爸打字发了一条微信,说了这件事。 早上七点爸爸回复我说,起来同我说一声,八点睡醒给爸爸回复醒了,我再睡一会九点半起来,爸爸说好。 然后给爸爸打电话以为他会问我很多,结果他告诉我 “没关系,这件事我们就当作长个阅历。现在才一年多现在断对你也好,你会难过爸爸知道,这肯定会难过的。但是没有关系,你会好起来。后天运动会…

    2019年12月18日 0 0 63
  • 我的姥爷

    我小时候比较胖,脸上肥嘟嘟的,每个见到的人都喜欢捏捏我的脸,特别是我姥爷,他不仅喜欢捏,还喜欢用两只手揉我的脸。 其实我很不喜欢别人捏我的脸,每次他揉捏我的脸,我都会抗议,可是抗议也不行,他还是依然喜欢揉捏。 慢慢我开始长大,人也瘦了下来,就没人再来捏我的脸,但我姥爷还是一直喜欢揉我的脸,每次见他,他都会很高兴的把我叫到身边,然后开始揉我的脸。 直到那次我和…

    2019年12月17日 0 0 54
  • 优秀是你的选择,而不是被爱的理由

    之前在“我要WhatYouNeed”看到一句话:“被爱过后你会发现优秀一点也不重要”。是看第一眼就想哭的话了。 我很早就发现优秀跟被爱没有什么关系,我以前有个很喜欢的男孩子,他拒绝我过后交的女朋友,是一个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女孩子。 不要脸地讲一句,我觉得她方方面面,论硬性条件,都比不过我。 他俩的朋友圈我都在看,他们很合拍,一起去很多地方旅游,然后发…

    2019年12月11日 0 0 74
  • ​过穷日子,也就是要有点好心思

    我最穷的日子,是2006年秋天。 那时我女朋友若刚到上海来,与我一起,两人不知算计,稀里糊涂把钱花个精光。 于是每天买早餐,都得满家里沙发底床脚拣硬币凑数; 出去吃个饭,两个人点一个菜就叫米饭,惹老板频频回头看; 买麻辣烫都不敢点荤的——那时上海的价码,麻辣烫一份荤的一元,素的五角,于是多点些素的,就能顶饿了。 到那年十一月,我等来了笔稿费,也不大敢大用。 …

    2019年12月9日 0 0 70
  • 和成熟女人谈恋爱是怎样的体验?

    讲讲我的前女友吧,各位权当听个故事。 我有个亲戚跟她在同一个单位,提起她来总是赞不绝口,用词大抵就是又乖又甜,“是长辈比较喜欢的女孩子的类型”。只是那会儿我还没有见过她。 头一次见她是在我去她的单位接亲戚吃饭的时候。那天轮到她在一楼值班,我站在门口等电梯,这期间不晓得别人跟她说了什么,她忽然从电脑后面抬起头嫣然一笑,我呆了一下,心想大概“春风再美也比不过你的…

    2019年11月30日 0 0 133
  • 我在微博捡到过一个小女孩

    作者/李烬 我在微博捡到过一个小女孩,很绝望的那种。 她经历的任何一件事情,都足以逼垮一个普通人。 十几岁的时候被性侵,是亲戚家的一个爷爷。 家里的哥哥每天都欺负她,她随口说了句,我哥这么坏怎么不去死?过了段时间,哥哥出车祸去世了。 重男轻女的家庭,把所有罪责都怪罪在她身上,天天骂她扫把星。 她长得不好看,成绩也不好,在学校经常遭受冷暴力,只有一个老师愿意和…

    2019年11月27日 0 0 126
  • 一定要找个满眼都觉得你好的人在一起

    我有一个朋友恋爱以后就患上了轻度的抑郁症。 见面时我们小心翼翼的问她原因,结果被她的自卑惊讶到不行。她嫌自己太胖,五官过于平庸,性格也不够温柔,是个一塌糊涂的女人。 她的男朋友更是天天打击她,说像她这样的废物,全世界只有他肯和她在一起。 我当时听完都恨不得骂她是恋爱脑。她167的身高,两位数的体重,平时讲话声也是软软糯糯的,还有一份很体面的工作,根本就没有她…

    2019年11月22日 0 0 107
  • 在爷爷家,我只吃一碗饭

    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 每次在爷爷家玩,到饭点时,他们总会喊我吃饭,我要是说,不吃,回家吃……之类的话,他们总会生气。 而做饭基本都是奶奶在做,每次她要看到我端起碗,她才会去吃饭。 大冬天里,屋檐前悬挂的一排排冰柱还未消融,饭就做好了,每人去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饭围着火炉看电视,这样的日子感觉过了很久。 记得有一次,蒸的米饭,烩了一锅菜。 奶奶看我碗里吃的只剩米…

    2019年11月22日 0 0 75
  • 记一次在朋友家过生日

    我小的时候在镇上长大,镇上读书,班里有那种很贫困的女孩子。我和有个女孩子玩的不错。有一次她小心翼翼地说,她生日,想请我周末去她家吃饭。我回家给我妈说,我周六要去谁谁家吃饭,我妈当天带我去镇上一家蛋糕店选了小糕点,把我送去。 她父亲去打零工那种,母亲去什么地方打工,好久没回了,就一个奶奶在家。 我和她坐在椅子上看小电视。 她奶奶在门后菜园子去摘菜,我们一路去,…

    2019年11月21日 0 0 84
  • 你有再也见不到的人吗?

    在可以预料的时间里,好好拥抱彼此,哪怕只有最后五分钟相处的时间。

    2019年11月18日 0 0 107
  • 我曾经想开个福利院

    大概是在一二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我自己在家,有人敲门。我从猫眼一看是个老太太,端着一个铁碗,原来是乞讨的。 我心软,虽然我妈教导过无数次不要给陌生人开门,还是开了。她局促地站在门口,问我家门口扔的半袋米还要不要。 我妈没跟我说过那个米要扔掉,我也很为难,我就说我也不知道。 她就一直局促地站着,不停地打量那半袋米,嘟囔着:“够吃一冬了。” 我实在不忍心,就从家里…

    2019年11月16日 0 0 94
  • 我不是一个好姐姐

    我不是一个好姐姐,我以为只要给她花钱就能弥补我对她的伤害,明明才是十几岁的年纪,我却总是要求她成熟成长,我抗不起来责任总想着分给她一点。我骂她不懂事不孝顺,可是真正背井离乡的人是我。

    2019年11月15日 0 0 89
  • 余生很短,别爱太满

    很多时候,爱情如攥在手里的流沙,攥得越紧就流失的越快;很多时候,感情不是遇不到,而是遇到后不懂该如何去爱。 遇到爱情的人,每个人都想倾尽所有的付出,可对一个人越是无条件的好,最后受到的伤害就越大,他在你的世界里重过泰山,你在他的世界却轻如鸿毛。 不对等的爱,不会给你带来幸福,只会让你心力交瘁。 有人曾说:“爱不能比较,多了是债,少了是怨。爱人七分足矣,剩下三…

    2019年11月14日 0 0 133
  • 如何读懂自己

    德国作家保罗森曾经说过:“人生就像一本书,傻瓜们走马观花的随便翻阅,聪明人则用心阅读。”世间的书,可分为有字之书和无字之书,书本是有字之书,生活则是无字之书。我们除了要读好有字之书外,更要向生活学习读好无字之书。我们除了读别人外,更应读自己,而且要读懂自己。 “读懂自己”,面对这样一个话题,很多人不以为然,“难道我还不懂自己吗?”大多数人会在心里这样想,只是…

    2019年10月7日 0 0 272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wwwyyinn@163.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