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文章

  • 四年后,当年纵容校园暴力的班主任来找我了

    背景:上个月我被UPenn录了,在票圈发了offer。消息传到了我高中班主任那边,她联系我妈说要母校要采访我blahblah 前文:我高中读的一所渣国高,我属于英语好但理科奇差的那种,所以分班分到了最差的那个班。 事发时高三,申请季最后的冲刺期。我班上大部分人的水平是去美国读语言班的那种,所以我就比较突出。我有一个室友(A)一直嫉妒我成绩比她好,当天晚上熄灯…

    2天前 0 0 56
  • 功利的环境下,弱者没资格被缅怀

    高中同学,高考前跳河自杀了,不会游泳,衣服叠的整整齐齐放在河边。 警察来我们班调查,问一个跟他同路的学霸,结果那学霸极其愤怒,影响我考试怎么办? 那是个家境很贫寒的矮个子男生,学习垫底,穷到住校都住不起,每天凌晨不到四点就从家里骑自行车上学,因此每天都迟到,最大的成就是被我们眼中没溜的语文老师选做了语文课代表,还是他自己毛遂自荐的,有时候会拿一个小酒杯在课堂…

    3天前 0 0 87
  • 《愿你慢慢长大》刘瑜:写给女儿小布谷的信

    亲爱的小布谷: 今年“六一”儿童节,正好是你满百天的日子。 当我写下“百天”这个字眼的时候,着实被它吓了一跳——一个人竟然可以这样小,小到以天计。在过去一百天里,你像个小魔术师一样,每天变出一堆糖果给爸爸妈妈吃。如果没有你,这一百天,就会像它之前的一百天,以及它之后的一百天一样,陷入混沌的时间之流,绵绵不绝而不知所终。 就在几天前,妈妈和一个阿姨聊天,她问我…

    5天前 0 0 96
  • 静下心来,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

    阳春三月,万物复苏。然而,我们却被瘪蛰在一室之内,无法自由出行。 记得前些天,有人问我,虫子,疫情来了,你怕不? 这问题就像四川地震屡上热搜后,有人问,地震来了,怕不怕? 我说怕,我同样惜命。 其实,相比较生死,更怕失去后留给自己的很多遗憾。 这次疫情来的猛烈了,像暴风雨一样让每个人措手不及,我的态度就是调整好心态,尽量别出门,有病就治,不要讳疾,也不要侥幸…

    2020年3月16日 0 0 95
  • 为富最多不仁,穷凶却会极恶

    为富最多不仁,穷凶却会极恶。 这句话,我经常提起,也是在生意场上与人合伙中要紧记的金句。 前三四年,我们B工厂因为有了好友给我的某款低端芯片优势,做了几款适合某细分行业的低端产品,想冲一冲工厂的销售数据。由于与工厂的中高端定位完全不一致,所以我在外面开了一个销售公司,面向国内的低端渠道,需要找一个面对这个大行业里的细分市场的合作者。 有一好朋友推荐了一个小伙…

    2020年3月11日 0 0 65
  • 想提高专注力,就要尽量克制自己

    近年来专注力都变得很差,很难进入到专注状态,也很容易被打断,一方面是有手机依赖症,另一方面是惯于用社交网络使我把精神即时满足变成了常态,我不需要做任何事,只要刷新一下首页,就有新的内容、新的信息来填充我的大脑。专注力也如同肌肉,用进废退,太放任自己的惯性摸鱼,就会让做正事儿的效率变得极为低下。——没有灵感了,让我刷一下手机;有点儿焦虑了,那打一会儿消消乐;就…

    2020年3月8日 0 0 74
  • 为什么初恋基本上都会分手?

    为什么初恋基本上都会分手? 就像某位网友说的:“其实爱人如养花。” 第一次养花 你担心的要命 怕水浇多了涝 水少了枯 你小心翼翼 生怕有一点点不妥 你整天想着 我应该让它晒晒太阳 我应该给它拍照看它长大的过程 我应该用它最喜欢的水浇它 我想让别人都知道我有一朵好花 我太喜欢这朵花了 你在玫瑰花身上耗费的时间使你的玫瑰花变得如此重要。 可是它还是死了 你甚至不…

    2020年3月6日 0 0 71
  • 外婆的离去让我懂得生命的力量

    那年,我十八岁,在外地上大学。 等我接到信赶回外婆家时,外婆已经下葬了。 我自然是不信的,不顾所有人的阻拦,焦急而执拗的找寻外婆,在灶台,在村头水井边,在白菜青翠豆蔓森森的菜园。 傍晚,就坐在门槛上,搂着总跟外婆形影不离的土狗大黄,盯着天边变幻莫测的云霞,等待勤劳的外婆背着背篓披着彩霞归。 直到一天,我听到一声清晰而幽怨的长叹。环顾四周,只能是大黄,居然是大…

    2020年3月5日 0 0 74
  • 我坚信那不是幻觉,而是一次道别

    那是一个燥热的夏日傍晚。 我跟姐姐急不可耐地扒拉了几口晚饭,就慌慌张张地端着小马扎出门,结伴步行去隔壁大队等着看露天电影。乡下的娱乐节目非常匮乏,电影放映队能来一次,附近几个村的孩子们快活得简直像要过节。我们姐弟俩必须抓紧时间,才有机会抢个稍微好点的观影位置,不至于像上次那样,全程只能看到前排男女的后脑勺。许是走得太急,半路上,我的肚子疼了起来。我把小马扎扔…

    2020年3月3日 0 0 106
  • 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工厂打工?

    讲一个我听说的故事,故事不长,有点恐怖。 很多人应该都不知道有些工厂为什么不让女生留长发,我想,我知道。 我老家有一家工厂,有一个女生,19岁,在那家工厂打工,留了长发,被机器缠着头发拉了进去搅成了碎肉。 而且,她不是唯一一个。 我在老家生活的记忆里面,这样的女生,大概有六个。 我邻居家姐姐也曾经在那家工厂打工,我问过,一个月工资,三千多块钱。 工作是轮换制…

    2020年3月2日 0 0 86
  • 汪曾祺:人生一定要,爱着点什么

      他这一生如同浴一回月光,落两肩花瓣,踏一回轻雪,活着,走着,看着,欣喜着,却没有患得患失的心情。 喜欢汪曾祺,是从读到这段话开始的。 “到了一个新地方,有人爱逛百货公司,有人爱逛书店,我宁可去逛逛菜市场。看看生鸡活鸭、新鲜水灵的瓜菜、彤红的辣椒,热热闹闹,挨挨挤挤,让人感到一种生之乐趣。” 我想起古龙那句,“一个人如果走投无路,心一窄想寻短见,就放他去菜…

    2020年3月1日 0 0 90
  • 奶奶,我想你了

    奶奶70岁那年,我妈内退、我爸下岗,我读书到高三。 那个时候,家里穷的都快要揭不开锅,我的学费和补课费都发愁,奶奶偷偷把自己当年出嫁的耳环拿出来卖掉,换了奶粉给我改善营养。我不知道原委,喝得喷香,奶奶看着我,眼里满满的慈爱。 我爸知道了,一边数落奶奶一边流泪说自己没用。 姑姑跟我爸打电话说,来东莞吧,做点小生意,总比在家饿死强。于是我爸带着我妈去了,走之前,…

    2020年2月23日 0 0 74
  • 我的自卑都源于生活

    大一暑假,有个朋友邀请我一起去武汉玩。 她说会帮我买票,我想过她可能会买高铁票。 我想着以前没有坐过高铁,这次就坐一次,贵也就贵一点。 吃晚饭的时候她和我说已经买完了机票。 ????????????????????? 我突然就觉得嘴里的鸡腿不香了。 她帮我买票,我事后会给钱给她。 我感觉不舒服价格有点贵是一方面原因, 另一个是原因是我没有坐过飞机。 我觉得,…

    2020年2月7日 0 0 138
  • 疫情故事:我从未想做英雄,只不过想让自己问心无愧

    疫情这般严重的时候,再给大家讲个故事吧。 我在公安单位工作,所有公安单位必须确保值班电话24小时有人接听这个大家应该知道。 不管是洪水漫过了堤坝,天空下着刀子还是地震山洪海啸,公安局必须保证二十四小时值班电话畅通。 这是我的工作性质,在我选择这份工作的时候就有所取舍,在我决定这份工作的时候就有准备,这是我工作的本质范畴,是我的义务。 我运气不错,轮值在年二十…

    2020年2月3日 0 0 124
  • 小时候,怪爷爷带我吃肯德基

    我小时候被一个怪爷爷带着吃了长达两个月多的肯德基。。。 当时也就四五岁的感觉,我爸妈当时正处于创业期,自己开了个厂,工作很忙,一周总有一天去见个大客户啥的,可能是固定客户?我也不太清楚,毕竟当时小的一批。 然后他们去见客户了我就教给我奶奶带,然后我奶奶她是会睡午觉的,而且睡的很长,下午两三点左右才醒。这段时间我就在厂外面玩泥巴。 然后某天我正玩着泥巴就看见有…

    2020年2月3日 0 0 66
  • 15 天,我在巴基斯坦娶了个老婆

    我叫王大成,今年 29 岁,天津人。 因为家庭条件比较特殊,我相了十三、四次亲都没有成功。 我是回族,选择范围比较小,只能娶回族姑娘。如果娶非穆斯林,就需要她加入我的民族。如果不加入,同为穆斯林的亲戚朋友间会有流言蜚语。 但是加入民族这件事,需要对方作出的改变和付出太多。我觉得感情只有站在平等的角度,才更有利于彼此的交流和相处。 我不希望对方为我改变和付出太…

    2020年1月12日 0 0 85
  • 网吧里认识的那位老哥

    大二放假,和朋友约网吧通宵,被爽约,游戏玩得百无聊赖,被旁边老哥的鼾声吵到。 老哥头发油得发腻,衣服袖口上沾了不少烟灰,看起来睡得很香甜。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老哥的头,我竟然有些渴,鬼神使差的,我让网管给我拿了两瓶水。 一瓶放我这,一瓶放在老哥那,水放好之后我就没管他,接着游戏,来都来了,还是要好好玩。 深夜,激战正酣,被老哥一声惊呼吓到。 兄弟,你这小鹿跳…

    2019年12月31日 0 0 90
  • 如果不做现在的职业

    那天在一个老师的微博里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如果不做现在的职业,你最想做的是什么?留言多种多样,当房东、富二代、开一家奶茶店、开一家书店、瑜伽老师、种田、民宿老板、歌手、花匠、建筑师、还有吃饭睡觉打豆豆等等。 (1) 每天忙着带娃、看书、找工作,似乎已经好久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了,如若说恋爱像一幅悠闲肆意的水墨画,则生活更像一卷浓墨重彩的水彩画。至今唯一清晰深…

    2019年12月20日 0 0 88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