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烟雨客栈首页
  2. 文字

算命这个事

说一种社会最低层的营生,街头算命、算卦及其他杂占类。

我说的街头算命和杂占,主要包含以下几种。

先从农村说起。

农村赶集天,四面八方汇集到集镇的必由之路的路边上或大树下,这是农村算命者和搞杂占的人汇集的地方。在农村吃这口饭的人只有三种:

先说盲师。这些人确实有师承的,也是比较有职业操守的,他们算命普遍收费不高,当然收费不高也是因为顾客兜里本来就没有几个银两决定了的。农村靠赶集算命的盲师,多半属于技术平平之流,不能说一点也不懂,他们最拿手的也最能让人佩服的就在没有万年历的情况下把人的四柱排出来,光凭这一点,就很能震住人。他们是绝对不与明眼人交流命理的。算命的套路,语言的表达都是师傅怎么教怎么说。由于是吃的是师承的专业饭,所以也必须要有几板斧。他们算命的套路,分以下几个步骤:先排四柱,这是必须的。第二步,叫“考时刻”,也就是确定时辰,考时刻主要是通过兄弟姐妹的个数以及日主的排行来确定,这一招属于秘传,也是真功夫。第三步,推算父母谁先死,这招应该不是很困难。第四步,说个人特点,主要是确定身上什么部位长有“痣”,这也是必须的。以上都基本正确了,就进入第五步,也是最实质的一部,断当下。就是你今天为什么来,要算什么。假如盲师心中没有底,会问你想算什么。这时候,盲师会根据师傅传授的大运流年诀和来人方位、问话语气、当下心情等外应结合进行流年断事。一般情况下这一步盲师多半可以得手,也就是能够正确判断。当然是大范围的,比如为婚姻不顺来,有灾难而来,子女而来等等。这套东西确实很管用,我不妨透露一点。盲人师傅传的“流年羊刃说破财,伤官太岁说有灾,十有九个准,无祸他不来”。他们知道在农村,假如家里没有重大事情,是舍不得银两去算命的。只要符合羊刃伤官之年再结合外应原局,基本就错不了。盲师算完了事之后,你再问其他,他基本也不能再算得很仔细了,一是他所学的知识本来有限,二是他没有时间和你扯淡,他要等待下一个顾客。算完第五步,算是成功了。还有第六步,推销“解灾符”。这符是请农村的阴阳先生事先画好了的。你花10块20块买道“符”回去贴门上挂墙上烧灰喝,可以消灾之类。买,那是必须的,算命就是看病,告诉解灾的方法和“请符回家”就是买药。这些都完成后如果还想问事,盲师不再算。进入第七步,结束语,这结束语也是老师教的,就是说四到八句比较吉祥的顺口溜,总之是人人将来都会顺起来好起来发起来之类的安慰话祝福语。另外,盲师在农村算小孩子的命,是不算财官将来的,他们只算到12岁,就是孩子是不是好养,能否养大,以查关煞替身童子为主并告知化解方法。农村的盲人算命师,不能把他们算在骗子序列,但水平高的实在少之又少。他们靠师传的技艺谋生,无可厚非。

在我们当地农村,除了盲师之外,还有一种算卦的人,不是梅花六爻之类。我见过的农村算卦,是算鸡卦。这东西也不算骗术,确有灵验。和所有算卦一样,看鸡卦也是只能断一件事或者一段时间的吉凶,并且主要是看财运和当年吉凶。每年大年三十,当地的农村人都会宰杀一只公鸡,这只公鸡要用整鸡来供奉祖宗和神灵,所以这鸡就赋予了神灵的信息。当地人会保留完整的鸡大腿骨,年三十晚上或者大年初一初二,去找当地的老者看这鸡骨头,老者在煤油灯下当然现在是在电灯下照一照,用手刮一刮,根据鸡骨的透光程度,光滑度,鸡骨本身品相,特别的骨髓管里面的图案和花纹来评判一年的运势。当地人非常相信这东西,我也曾听过见过不少应验的例子。这东西,可能和远古的烧乌龟壳和杀牛占卜有共通之处,你不能不说这是远古流传下来的古董级别的占卜术了。如果凡事不决之时都要宰杀一只公鸡就很不现实,所以农村有些名头的看鸡卦的老者,就发明了一种新方法,搜集鸡卦骨,提供鸡卦骨。既然农村家家户户过年都要看鸡卦,看完后鸡骨头又不需带回去,一人送来一骨,百人就百骨,有一小箩筐的。终于,聪明的头脑想到,何不用这些看过的鸡骨再看,像抽签一样,一试验,果然有效。于是,当地赶集天的公路边上,就能遇到面前摆一筐鸡骨头的老者,这就是看鸡卦的,很简单,你可以看一根鸡骨,也可以看两根三根或者是一小捆五六根。收费不高,5元10元左右,就是看一年的运气,好不好,做生意有没有钱赚。其他事就断不了,也不能决大事,不提供解灾。因为什么都不明确,有点娱乐的意味。人们更相信年三十宰的那只公鸡。所以这类人群,并不以此为职业,只作为副业补贴家用,也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属于合理的存在。

农村还有一种吃这口饭的人,最是无聊,搞抽签看手相。这里面全是女性,没有一个男性。这些中年女人,绝对的好吃懒做,欺夫骂夫,不管子女,不务农事,不做生意。这种人没有文化,全凭一张嘴,他们手上捏这一把“神签”。专门招徕农村时运不济的贫穷妇女和十八九岁想出嫁的没有什么文化的农村姑娘。抽签很便宜,一元两元,签上面画些古怪的图案,什么太岁、五鬼、太阳、天狗之类的东西,没有文字。签抽好后,翻开,开始唱,什么“太岁当头坐,无灾必有祸”、“五鬼五鬼,狗扯羊腿”之类装神弄鬼的腔调。然后就拉着大妈姑娘的手,看纹路,说灾祸,总要把人吓个半死才好。最后的结局是,要通过他的“阴师傅”才能得解。原来抽签是假,要“跳大神”做法事才是目的。这是农村的巫婆。阴气太重邪气太重罪孽也最重。

农村当然也有翻万年历算命的明眼人,多半穿得比较干净正规且上了年纪,老了不中用,早年也读过几本书,特别是邵伟华《周易预测学》《四柱预测学》出版后也买过盗版来看过好些年的。虽然终于没有弄通,但糊弄一下农村人也偶尔可以的。这种人,装成有知识的人,也懂点阴阳五行喜神忌神,能断点性格什么的,搞到一文算一文。既赚不到什么钱也出不了什么乱子。

再看城市里的算命算卦杂占者。

在城市,这类人群集中在临近汽车站、火车站的桥洞下,管理松散的公路边。还有就是各城市来不及改造的混乱不堪的老城区。这些地方用一个字来概括,就是乱。什么卖通书黄历和盗版书籍的,卖藏药虎骨蒙古刀的,卖几元十几元韩国瑞士表的,卖羊肉串臭豆腐烤洋芋的,卖草药祖传秘方治疗各种疑难杂症和药酒的,治疗性病的,摆残棋的,行乞行骗的多集中于此。当然这里也毫无疑问也是混饭吃的算命算卦杂占人员的聚集之地。在这里混饭吃的算命算卦人,没有一个有真本事的,包括有师承的盲人算命者。这里从事算命的盲人,那一定是在农村混不下去了才到城里谋食的。并且进城的算命盲人,多半是年轻者居多。他们也跟老师学会了“黑暗经”会排八字,但却急功近利,算命功夫连基本的也没有学会,也和现在大多数小青年一样吃不了苦。在农村吃不开,终于到城市里来连算带骗了,反正城市流动人多,总有那么一部分人会上当的,在城市还有个好处,就是根本不用考虑回头客和名声这类事,算的人很快就成为过去。只管当下,不用考虑将来。今天在这算命的人,可能明天就到了北京上海很多甚至一辈子也不会再来这个城市。城里的盲人算命师多半属于骗子序列。我曾多次到这些杂乱的地方去与这类人接触过,他们的水平,与现在网络上的爱好者还要差得远得多。其实这稍一想就明白,假如真有水平,用得着到城里摆地摊吗?

城里火车站汽车站附近的公路边桥洞下以及老城区的这些人,真的算得上下九流了。骗术种种不想浪费太多时间介绍。这些地方算卦杂占类还有:梅花易的铜钱算卦、六爻算卦、鹦鹉抽签、摸骨看像、称骨算命等等不一而足。只要有兴趣去看看,自然大开眼界。

下面再说骗的厉害也骗得钱多的地方。

随着经济发展伴生的旅游热,现在的风景名胜区,是最能骗的去处。

名山古刹,人山人海。在通往各大寺庙道观的路边上,卖法器的卖佛珠的卖桃符神像的固然多,但算命抽签断卦的也确实不少。这些人,和在城市里混的人从本事上看,没有什么区别。不同的是,他们眼睛盯住的中产阶级,能出门旅游的人不管自费还是公款,身上随时少不了几千大洋的。假如能忽悠到那么几个需要躲灾解灾的小贪官,还可以猛宰一刀。在名山古刹搞算命算卦的,一定要打上“易经”的大号,最好和“张三丰”“陈抟”这些人挂上钩。再弄件和尚或者道士的衣服穿上就更像“神佛的代言人”了。装和尚的必然要挂大串的佛珠和剃光脑袋,装道士的一定要贴上长长的飘逸的胡须和带上像屋檐一样的画着八卦图的帽子才好,要像远离尘世的高人。如此得道的人,还来滚滚凡尘搞这一套干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许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yinn.net/291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