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赏析

美文赏析驻站作者

  • 阅读推荐:《人间椅子》 江户川乱步

    每天早上十点,目送丈夫去官署上班。之后,终于拥有属于自己的时间,于是佳子便把自己关进与丈夫共用的书斋。她目前正着手为K杂志的夏季特别号创作一部长篇。 佳子是个美丽的女性作家,这阵子声名鹊起,锋芒甚至盖过她外务省书记官的夫君。她几乎每天都收到好几封陌生仰慕者的来信。 今早亦然,她在书桌前坐下,开始工作前,得先浏览一遍那些陌生人士的信件。 尽管内容一成不变、乏善…

    6小时前 0 0 70
  • 李庄白肉,家里的味道

    中秋节,朋友驱车带我到望京一家苍蝇小馆解馋,据说是地道的宜宾夫妻店,一间店面,没有任何装修风格可言,来客大多是建筑工人、街坊老人。手指夹着一眼扫到头的菜单,白底红字,熟悉的菜名,泛起的唾沫往后一吞, “来个李庄白肉吧。” 巴掌大的白肉,瘦多肥少,层层叠叠在盘子里铺成小山,辣椒小碗,红辣椒与小青葱缠绕在一起。夹起一大片,压实在辣椒蘸水里,筷子一提翻转个身,塞入…

    1天前 0 0 76
  • 只有人的怀里,才是温暖的永动机

    亲爱的x: 会有人害怕冬天吗? 我真的很害怕冬天,即使现在还没有真正的到冬季,但是随着温度骤降我明显的开始不安,这种不安的表现在噩梦,怕冷,失去行动力等等。 長沙的秋天几乎是在十一的假期里突然来到又突然消失的,某一天的下午,窗外的天突然阴了下来,风疯狂地刮着树干,人群突然开始疏离然后秋天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来了。 自高中开始我变得害怕冬天。可是这种话即使说出来也…

    2019年10月9日 0 0 139
  • 安静的世界

    我站在世界的中心,感慨过去,眺望未来。 我的脚下是世界上最繁华的十字街,行人和车流交汇,超市和店铺毗邻。它坐落在世界的中点上,从它延伸出去的四条街,一直延伸到极远极远的地方。 我静静地看着,我还依稀记得,多年前,有人驾着马车从这里走过,车轱辘和路面接触,发出“咕噜噜”的声音。马车在那边的裁缝铺停下,从里面出来一个梳着两根麻花辫的小姑娘。 我的眼前,是茫茫人海…

    2019年10月9日 0 0 155
  • 如何读懂自己

    德国作家保罗森曾经说过:“人生就像一本书,傻瓜们走马观花的随便翻阅,聪明人则用心阅读。”世间的书,可分为有字之书和无字之书,书本是有字之书,生活则是无字之书。我们除了要读好有字之书外,更要向生活学习读好无字之书。我们除了读别人外,更应读自己,而且要读懂自己。 “读懂自己”,面对这样一个话题,很多人不以为然,“难道我还不懂自己吗?”大多数人会在心里这样想,只是…

    2019年10月7日 0 0 160
  • 我家有件传家宝

    从前,镰刀可是一件稀罕之物。尤其是宽扇镰刀,小到收割庄稼,大到砍柴,无一不适,庄稼人常常把它当作宝物,只是由于它过于锋利,昂贵,又常常被他人觊觎,所以一般会把它藏在唯独自己才能找得到的神秘地方。 爷爷有一把好镰刀,无论是磨得发亮的刀身,还是黑得发光的刀把,看上去都极为结实。每次看他提镰走向麦田,我就知道那镰刀可以尽情享受麦香了。印象里,六岁以前,我都没有碰过…

    2019年9月28日 1 0 55
  • 为什么要善良呢?

    我家有三层楼,我们可以住楼下,把二楼和三楼让给那些风餐露宿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住。——题记

    2019年9月23日 0 0 100
  • 把我埋在这块麦田

    我已经七天水米未进了,可我还活着。 这副干枯的身躯奄奄一息,却又不能断气,像一棵死在冬天的树,它闻得到风里的花香,却再不能发芽。 春寒料峭,我躺在被子里,清醒的感觉到生命一点点的流失,被窝里只剩下若有若无的温度。儿女们常来看我,轮番登场。那天,从医院出来,医生告诉他们,我撑不到天明。可是老天爷,又过了七天,我还活着。我知道他们每次进来,都是想看看我有没有死。…

    2019年9月22日 0 0 89
  • 时间是一切的解药吗?

    上周,我约了一个好朋友吃饭。因为是周五,餐厅的背景音乐放了一首很应景的《Cheap Thrills》。 “Come on, come on, turn the radio on. It’s Friday night and I won’t be long.”我跟着旋律小声哼了一句,刚刚还在谈笑风生的他却突然表情…

    2019年9月21日 0 0 79
  • 装睡的人你叫不醒,不爱你的人你感动不了

    你必须明白:要走的人你留不住。装睡的人你叫不醒,不爱你的人你感动不了。 如果想念你,他会找。如果想要你,他会说。如果在乎你,他会真情流露。如果这些都没发生,那么他就不劳你费心了。 其实,谁喜欢你,你能感觉得到。你喜欢谁,他对你爱不爱,在不在意,你也能感觉到。有时候,聪明如你,傻就傻在习惯欺骗自己。 承诺了不该给的承诺,坚持了没必要的坚持。爱情这件事,勉强不了…

    2019年9月11日 0 0 75
  • 短篇小说阅读推荐:《黄昏里的男孩》余华

    《活着》是我读的余华的第一本书,后来读了他的《黄昏里的男孩》,从此喜欢上余华的文字。 余华的小说创作,往往擅长于掀开生活中惨痛的一面。短篇小说《黄昏里的男孩》也是如此,虽然可能不如他的《活着》或者《许三观卖血记》那么沉重,但是读来也充满着压抑和悲惨。《黄昏里的男孩》以旁观者的视角叙述了一个小男孩偷苹果遭暴力惩罚的故事,有两个主要人物——全篇不知道名字的小男孩…

    2019年9月2日 0 0 75
  • 人活着,要自私一点,也要善良一点

    说下我的故事。 我妈17岁时不顾外公外婆的反对,跟着当时18岁的我爸私奔,一无所有的两个人靠着吃馒头爬火车,从湖南跑到了海南。 两人打拼两年后开赌场,做房地产,迅速积累了大量财富。我妈22岁那年生下我,带着我在老家县城开洗脚城。 5岁时,我跟着奶奶在农村上学,在县城开洗脚城的我妈和在海南开赌场的我爸,迅速在纸醉金迷的世界里找到各自的出轨对象。我6岁那年,两人…

    2019年9月1日 0 0 89
  •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架天平

    “喜欢的反义词是什么?” “讨厌啊。” “那你有不喜欢也不讨厌的东西吗?” “有啊,很多。” “那你有不喜欢也不讨厌的人吗?” “那,一定是陌生人吧。”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架天平,上面权衡着各种各样的人事物。只是当人遇到人的时候,这架天平很难保持平衡。 举个栗子,你自己和你自己相互对照。当你觉得开心和不开心的时候,你自己是能明显感觉到的。一般你都会觉得开心或…

    2019年8月16日 0 0 66
  • 我家破产过

    我家破产过。 我出生时候是我们家的鼎盛时期,96年。那时候我爸爸和日本人做外贸生意。 我生下来就专门有两个保姆带,幼儿园老师总把我抱在膝盖上弹钢琴,午休也在小床上陪着我睡。 每天上学有一个小蛋糕吃,家里放的都是我的玩具。还屁事不懂的时候我爸就给我买了古董钢琴,亲戚朋友叔叔阿姨全都很好,对我超和蔼,见面都笑称我小公主,千金大小姐啥的。两三岁拍过的照片有十几本相…

    2019年8月4日 0 0 115
  • 寒门再难出贵子

    小编温馨提醒:嫌长没能看完,没关系。但最好看一下最后的那篇《论寒门与贵子》。 【导读】本文是一位银行的HR写的,他工作了10年,接待了一群到银行实习的实习生,然后观察他们发生的一系列的故事。像小说,但比我们看过的小说更精彩;像现实,但比我们了解的现实更残酷。文章来源天涯社区,作者:永乐大帝二世。 一看标题就吸引了我,《寒门再难出贵子》。因为我出生在寒门,深刻…

    2019年9月18日 0 0 113
  • 生活随笔

    一直想好好写回日记,却一直没有认真执行过。很想找人谈谈心,却在电话拨通的瞬间没了言语。真心想跨过心里的坎,却发现坑外面,是另一个更大的深渊。 佳俊哥说,我真的不像一个初中孩子,言行举止,内在想法,除了外表与阅历,其他同他也没什么差别了。我没什么兴趣反驳,卡在少年和成人之间也没什么不可,虽找不到自己的定位。 (因为害怕自己并非明珠而不敢刻苦琢磨,又因为有几分相…

    2019年4月23日 0 0 9
  • 遇见

    总想在一场如酥如丝的春雨中,撑着油纸伞穿梭于江南。可能没有布满青苔的大石板,没有杨柳拂堤的断桥,没有一个且行且谈笑的好友。就一个人,静静的起行。在那里,我可以遇到破土而出、正展现着它勃勃生机的小草,遇到拂身而来、吹面不寒的二月春风,遇到一个促膝而谈、志同道合的友人。 有人说,遇见,不过是在一定的地点,一定的时间,遇到一定的人或物,或许还有事情。但是在茫茫人海…

    2019年9月26日 0 0 52
  • 吾生荒

    一枝白菊,三两问候,半面烟火,足矣。 ——题记 我扫墓的次数不多,先前是太过年少,家人总不放心,而今却是学业繁忙,兀自抽不开身。 我自知不好,偶尔回老家想去看看,可习俗泯然,每次都无为而返,那稀少的记忆,反倒意外的珍贵起来。 虽说童言无忌,小孩的话不打紧,可若夹杂几分尖酸刻薄劲儿,便也不值得原谅。 大人踩着点挤过狭隘的菜畦,在祖辈前张罗忙活,竟有几分热闹之色…

    2019年4月14日 0 2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