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中旧事》读后感

    “小时候,我住在山里。我从没向往过海洋,也从没向往过沙漠,我从没想要到世界上任何地方去。因为我住在山里,就已经足够。”

    2019年9月8日 0 0 177
  • 棍棒底下不一定出孝子,却可能出暴徒!

    有个非常普遍但很难被察觉的现象,叫做“精神虐待” 包括蔑视、嘲讽、忽视、控制、否定等企图控制对方的行为。 父母的打击式教育和感情中的冷暴力都属于精神虐待。 “我都是为你好” “怎么生了你这么笨的孩子” “要不是因为你我跟你爸早离婚了” ······ 父母的成绩攀比、过高的期望、忽视我们需求、贬低爱好、安排控制我们人生等等,用他们认为正确的经验对我们进行精神虐…

    2019年9月3日 0 0 112
  • 难道体谅外卖小哥,给差评就是错的吗?

    曾经在外卖行业干过,也送过几天外卖做体验。 所以看到很多人同情外卖小哥,我觉得挺没劲的。 大家都是混饭吃,你不需要同情他,他也不需要你来同情。 按照规则来,该30分钟送到的,只要没有不可抗力因素,就应该30分钟送到。超过时间了,你可以理直气壮的投诉。 这是你花了钱应该享受到的服务。如果所有人都觉得能够容忍晚点送餐了,那送外卖的时间约定还有什么意义。 送外卖的…

    2019年9月3日 0 0 132
  • 短篇小说阅读推荐:《黄昏里的男孩》余华

    《活着》是我读的余华的第一本书,后来读了他的《黄昏里的男孩》,从此喜欢上余华的文字。 余华的小说创作,往往擅长于掀开生活中惨痛的一面。短篇小说《黄昏里的男孩》也是如此,虽然可能不如他的《活着》或者《许三观卖血记》那么沉重,但是读来也充满着压抑和悲惨。《黄昏里的男孩》以旁观者的视角叙述了一个小男孩偷苹果遭暴力惩罚的故事,有两个主要人物——全篇不知道名字的小男孩…

    2019年9月2日 0 0 186
  • 知青下乡害了一代人

    我妈跟我说她经历的史无前例。 刚开始的时候她因为我姥姥姥爷工作太忙了,于是被送回北京,让我太姥姥带着。她跟表哥们溜达到前门附近,就看见一堆红袖标堵着路口拦人,都拿着剪刀和小榔头,看见裤腿过宽或者过窄的,上去就给剪了,烫头的也直接剪掉。高跟鞋必须用榔头把鞋跟敲掉。她跟表哥们都是小p孩,看着特乐呵,一点也意识不到马上要倒大霉了。 没过几天街道上就传,说要抄家了。…

    2019年9月1日 0 0 1.21K
  • 人活着,要自私一点,也要善良一点

    说下我的故事。 我妈17岁时不顾外公外婆的反对,跟着当时18岁的我爸私奔,一无所有的两个人靠着吃馒头爬火车,从湖南跑到了海南。 两人打拼两年后开赌场,做房地产,迅速积累了大量财富。我妈22岁那年生下我,带着我在老家县城开洗脚城。 5岁时,我跟着奶奶在农村上学,在县城开洗脚城的我妈和在海南开赌场的我爸,迅速在纸醉金迷的世界里找到各自的出轨对象。我6岁那年,两人…

    2019年9月1日 0 0 165
  • 听说你们明天就要开学了

    八月末,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个夏天快过去了;对于一部分人来说,暑假快过去了;而对于一小部分很年轻的人来说,开天辟地的新生活要开始了…… 有人说:大学和参军,是这辈子一定要做的两件事~ 视频: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坦白说,相信大多人的大学都没这么“傻白甜”。聊梦想很单薄,纯粹考虑未来的时候,就算是百年难遇的正经了~ 那个时候,独来独往的时候特别少,半夜去洗手间…

    2019年8月31日 0 0 175
  • 上海的中心城区的一个隐居的男孩

    沈齐的生活一直隐蔽在那间漆黑的、灰色窗帘几乎没有拉开过的卧室里,靠着二伯提供的一条网线、一台电脑、一部手机生活。因为皮肤烧伤无法出汗,他卧室里的空调24小时都开着,「时间长了,他的空调开得像炸弹一样。」 在没有外卖软件的那些年,他偶尔会出门吃饭,也会用电话打给附近的饭店点餐,或者去便利店买点食品将就一下——后来他不再出门,也不随意开门。 沈齐彻底关闭了那扇通…

    2019年8月31日 0 0 481
  • 人物故事:这些国士在古代是要修庙来供奉!

    共和国勋章候选人里有一位叫做顾方舟的先生,他用糖丸对抗小儿麻痹症,拯救了我们国家无数的孩子。为了证明疫苗有效,他自己喝下了疫苗,他的孩子成为了第一位服用糖丸的小儿。 用自己的身体来做试验的科学家有许多,顾方舟先生的前边,有一位叫做汤飞凡的先生。 故事是这样,19世纪末以来,沙眼就有细菌病原说和病毒病原说,始终未得定论,1928年日本科学家野口英世提出了“沙眼…

    2019年8月30日 0 0 199
  • 星命学家韦千里

    一、南袁(树珊)、北韦(千里)  根据我的经验和认识,有太多的人,热中于论命谈相,而且,往往在众多友人相聚的场合里,话题也老是情不自禁地倾注在这个题目上。但是,兴趣是一回事,许多各人言之凿凿的经验或传闻,在听者的耳中当时不论是多么确信和动心,在过后理智的审判下,还是会冠上一个『姑妄言之,姑妄听之』的结论。就以我个人而,每当面临臣大的痛苦或彷徨时刻,心中从未升…

    2019年8月28日 0 0 116
  • 算命这个事

    说一种社会最低层的营生,街头算命、算卦及其他杂占类。 我说的街头算命和杂占,主要包含以下几种。 先从农村说起。 农村赶集天,四面八方汇集到集镇的必由之路的路边上或大树下,这是农村算命者和搞杂占的人汇集的地方。在农村吃这口饭的人只有三种: 先说盲师。这些人确实有师承的,也是比较有职业操守的,他们算命普遍收费不高,当然收费不高也是因为顾客兜里本来就没有几个银两决…

    2019年8月28日 0 0 166
  • 童年,那老街的苦楝树

    初中同学群,有人发了一张碎小紫花的图片,让大家猜是什么花。初见图片我就有种故友重逢的亲切感,原来那是一枝苦楝花。当我开心地告知花名,她是倍感好奇和诧异,问我是怎么知道的,这一问就将我的思绪拉回了美好的童年时代。 穿越幽长的时空隧道,沿着深深浅浅的记忆,我又回到了童年的故乡——高士。 那时我的家住在高士的老街上,老街是散发清新泥土气息的土路面,路的两旁林立着参…

    2019年8月27日 0 0 267
  • 对不起,我对你就是没有感觉了

    去年7月开始闹离婚,原因是她说不爱我了,精神出轨一个同事。我多次挽留无果,10月办了离婚,之后她搬出去了。但也基本每周都会回来看孩子,一起带孩子出去玩。 其间她跟那个同事并没有什么进展,人家看不上她,因为她比人家大了8岁……此外她也有几次提及想家了,我说那你就回来吧,最终今年6月她搬回来了,当时还挺开心的,无论我还是她。 回来之后关系…

    2019年8月27日 0 0 221
  • 拿的起放得下,才是自在人

    生活在这世界,最难做到的无疑就是放下。大多数自己喜爱的固然放不下,自己不喜爱的也放不下。因此,爱憎之念常常霸占住心房,这样哪里快乐自主呢? 拿的起放得下,才是真幸福  “情”能否放得下?人世间最说不清、道不明的字。凡是陷入感情纠葛,往往会丧失理智。若能放下,可称是理智的放下。 “财”能否放得下?李白有首诗道: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如能放下,那可称得…

    2019年8月20日 0 0 481
  • 父母撕掉了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这是我的故事。 时间从我得知通知书被毁的当晚开始。 我和弟弟感情很好,如果不是他告诉我通知书被毁,我大概会以为是邮寄出了问题。 当时真的六神无主,只知道一个劲地哭,现在想来,当时真的很幼稚。 我在难过了一晚上后,第一件事就是离开家。 我的父亲是一名黑车司机,一天可以挣一百到三百,但他一旦工作了一天,有了钱,在钱花光之前是绝对不会去工作的。我的母亲在村里的一家…

    2019年8月19日 1 0 227
  •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架天平

    “喜欢的反义词是什么?” “讨厌啊。” “那你有不喜欢也不讨厌的东西吗?” “有啊,很多。” “那你有不喜欢也不讨厌的人吗?” “那,一定是陌生人吧。”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架天平,上面权衡着各种各样的人事物。只是当人遇到人的时候,这架天平很难保持平衡。 举个栗子,你自己和你自己相互对照。当你觉得开心和不开心的时候,你自己是能明显感觉到的。一般你都会觉得开心或…

    2019年8月16日 0 0 104
  • 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变成更好的自己

    7月份的时候确定了要换工作,原因是工作太清闲了,每天就写一篇口水文章,写了将近一年感觉身体已经被掏空了,公司也是变动经常,做的事情90%都没有实现,付出往往没有意义。于是跟以前的老大说了换工作的想法,不久就到了老大推荐的公司。 公司里面大部分都是以前公司的熟人。老总,部门负责人都是以前认识的。总感觉有点后怕,毕竟自己道行不深,怕一工作就让人觉得很low逼。我…

    2019年8月13日 0 0 118
  • 我的新西兰之行

    想象不出还有什么事能比旅行还任性,你可以今夜思念大海,明天的傍晚就已经守着海岸线静候潮涨潮落;可以做第一个叫醒一整座城市的人;还可以挤进陌生城市的早市,像当地人一样去生活。任性就是我揣着夏令时去追新西兰的春天。 行走新西兰还是去年九月的事,实在不忍心享受完北京的秋高气爽就要直面急转直下的气温和寒意。于是请假加年假,妥妥地凑成了九天新西兰之行。而且我们是私家出…

    2019年8月13日 0 0 88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wwwyyinn@163.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