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烟雨客栈首页
  2. 文字

四年后,当年纵容校园暴力的班主任来找我了

情感图片:校园暴力

背景:上个月我被UPenn录了,在票圈发了offer。消息传到了我高中班主任那边,她联系我妈说要母校要采访我blahblah

前文:我高中读的一所渣国高,我属于英语好但理科奇差的那种,所以分班分到了最差的那个班。

事发时高三,申请季最后的冲刺期。我班上大部分人的水平是去美国读语言班的那种,所以我就比较突出。我有一个室友(A)一直嫉妒我成绩比她好,当天晚上熄灯后她突然发难,把我手机充电线拔了。我坐起来和她理论的时候她反手扇了我两耳光。

那天我很冷静,我没还手,直接出门找了宿管。当晚上报班主任,第二天开始“调查”。室友B说她什么也没看到,不了解情况。A说我的脸是我自己扇红的(宿管看到了我脸上的印子),但是死无对证的情况下这事不了了之,没有公开道歉也没有处分。

调查过程中我班主任对我说了两句话,我永生难忘:1)你也不是个省油的灯;2)XXX已经道歉了,你适可而止吧。

后来我收到了几个不错的offer,这个班主任在我毕业的时候颁给我一个优秀毕业生奖,我猜是毫无意义的补偿。

毕业后,室友B联系过我,跟我讲说A家里和学校有点关系,还说A准备搞我很久了,因为她觉得我很跳。

我为什么会想起来发帖,是因为这个班主任在找我妈的时候堂而皇之地说我被宾大录取得感谢母校的栽培。

无F可说。

我只后悔两件事:

1)那天没反手给A俩巴掌。

2)没把所谓的优秀毕业生奖章当班主任面扔地上。

客栈笔记:看过一个相关网络调查,是关于“你会原谅曾经伤害过自己的老师吗?”的投票,在投票中,7%选择了会,93%选择了不会,其中还有很人评论说,这辈子永远不会原谅。可见,被老师曾经伤害过的难以释怀的不是一两个,而几乎是全部。我在想,那些曾经体罚伤害过自己学生的老师见此情景又如何感想呢?时间肯定会愈合所有的伤口,但是一个人如果花了大半生的时间来愈合这样的伤口,这又有多大意义呢?

本文来自十月无霜月溶江,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图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烟雨客栈处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