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烟雨客栈首页
  2. 文字

父母抠门会导致孩子自卑吗?

我九岁左右,父亲经常带我去吃肯德基,(其实我更喜欢麦当劳,但他却说:“麦当劳哪有肯德基好吃!”),但每次他都会对我说:“看我对你多好!这么贵的汉堡,我自己都不舍得吃,就买给你吃!你以后要好好报答我!”我因此积压了很多负面情绪,仿佛被父亲带去吃肯德基是我的罪过,而且这种罪恶感还越来越强烈。

父母抠门会导致孩子自卑吗?

我母亲在我八岁的时候失业回来,但在一线城市的舅舅、姨妈给了我们家好几十万,所以我们家还在这一年买了新房。但我父亲觉得接受母亲娘家的钱让他很没面子,母亲又总对他说要记得娘家人的恩情,于是他们就经常吵架。我父亲为了发泄怒火,就经常打我骂我,甚至他自己把桌子上的东西碰倒在地上,我没反应过来,他就对我吼:“看到东西掉了不会捡起来吗!你怎么笨成这样!整天给家里制造负能量,还不如个废物!废物还能回收利用!”而他带我去吃肯德基的事情就会被他当成他对我很好,我却不知感恩的证据。

而我母亲,我告诉她我很喜欢草莓夹心的饼干,想买一包吃。一包十块钱左右吧。她却认为是浪费钱,责怪我“不懂事”,要我听话。她还总说:“我们已经给了你我们经济条件下最好的,要懂得感恩,长大后要好好报答我们。”她甚至还把香港的姑奶奶从香港带给我的零食收起来,留到过年的时候拿给我表哥吃(我两个表哥,这里说的是我舅舅的儿子,也就是和我妈同个姓的。)

还记得小时候有一回我在超市看到一盒蜘蛛侠玩具,大概三十块钱,我知道这是一笔“巨款”,但还是很想要。其实父母要是像往常那样说家里穷,买不起这么贵的玩具,那就没事了。但我爸竟然拿出刚好带在身上的数码相机,逼我拿着这盒玩具拍了一张照片……过了一段时间后,我早就忘了这事,父亲却拿出相机给我看这张照片,他以为我看了会很高兴……

很多年后,我偶然在家里发现我八岁时母亲用的诺基亚手机的包装盒,里面还有发票,售价是差不多四千块钱……我母亲买这手机前还刚刚失业。

其实这些事对我的影响还不算大。彻底改变我的是下面这些事:

因为这座城市从前的治安比较糟糕,小时候家人都不允许我出去玩。父母也从不带我去郊游,更不会带我去旅行。每天闷在家里,没有朋友,只能从电视获得乐趣。很多时候,放假对我来说就是折磨。

后来广电为了保护国产动画,禁播外国动画,原先优质的外国动画都被劣质的国产动画取代了。好在家里还有电脑。从二年级到初二,电脑游戏就是我最大的乐趣。除此之外,我还钻研电脑知识,学会了简单的编程。毫不夸张地说,假如没有电脑,我早就因为苦闷的日子而自杀了。

十二岁那年,有一回全家去购物,晚上在购物中心里的一间餐厅吃饭,而餐厅对面就是一家苹果店。因为用餐前要排队,我就走进苹果店参观。那时班里已经有人用上了iPhone 4,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震撼,但这玩意儿屏幕太小,我对它没有什么愿望。而苹果店里的iMac强烈地吸引了我。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屏幕这么大,外形又这么好看的台式电脑。但我连也价格也没看,就知道这么好的电脑肯定不会被我拥有。我不敢碰它,甚至只敢斜眼看,因为我怕服务员对我说:“没钱还看什么看!”(小时候我父母总是对我说只有他们对我好,外面的人都是坏人。)而我父亲发现我对这台电脑感兴趣,还雪上加霜地说:“我要是中了彩票就给你买一台!”之后我没去想iMac的事,因为我认为我这种“穷人家的孩子”不配拥有这么好的东西。说真的,就算我爸真要给我买,由于从小受到的教育,我肯定也会因为担心给家里造成负担而拒绝。

十三岁的时候,家里的电脑实在是落后,玩不了最新的游戏,而我又厌倦老游戏。因为懂电脑,我知道只要给我四千块钱,我就可以组装一台配置不错,可以用很多年的台式电脑。恰好母亲提起表哥花四千块钱组装了一台很不错的台式电脑。其实她只是想夸我表哥聪明而已。但我还是暗示她家里的电脑不够好。她说期末考试后给我两千元买新电脑,从她的笑容来看,给我两千块钱已经对她来说已经非常多了。可是当时让我用这么少的钱买电脑,还不如将就着用旧电脑,我就立刻拒绝了她。(其实买二手零部件也可以勉强实现我的愿望,但我父母买东西向来是买全新的,以至于我长期认为二手的东西都不好。)另外,我也怀疑这是不是假装答应,到时反悔的套路。由于主板老化,旧电脑还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开不了机。因为旧电脑实在不能满足我的需求,我就慢慢丧失了唯一的爱好,陷入了强烈的无聊和空虚之中。

因为我负责管理教室的电脑,多次解决死机、中毒、重装系统等各种问题,班里想买新电脑的同学都会来征求我的意见。我一分钱也没收,尽心尽力地帮他们挑选处理器、显卡等零部件。我把配置清单发给他们后,看着清单上的i7 3770K、GTX690等顶尖的电脑零部件,突然感到很讽刺--我花大量时间学这些知识,推荐给别人的GTX690显卡在市面上卖七千多块钱,可我自己却连三千多块钱的电脑也买不起。而等到十几年后我出来工作,从前对电脑配置的了解又早已过时,那我花这么多时间研究电脑配置又有何用?

而在我上初三之前,父亲突然说看我这两年心情不好,为了激励我好好学习,考上好的高中,要拿出七千块钱给我买新电脑,但他暂时缺钱,要等到十月份。那是我最后一次像纯真的小孩子一样开心了。我不知疲惫地上网查资料,挑了一款五千块钱的笔记本。可直到中考结束,父亲却没有再提起买电脑的事。

初中三年,我从年级一百多名(有希望考上市里最好的高中)退步到年级七百多名,和我一直低落的心情有绝对的关系。我没说要iPhone,更没说要iMac,我那时最想要的只是一台自己组装的三四千块钱的电脑而已。如果我家里真的很穷,买三四千块钱的电脑是相当大的负担,我什么也不会要的。如果父母愿意对我坦诚相待,鼓励我自己赚钱买这些东西,而不是欺骗我或者说买我喜欢的东西都是浪费钱,该有多好啊……让我多年来情绪低落的不是没有得到那台电脑,而是与我有着最亲血缘关系的人对我的欺骗。(我加粗这几句,免得总有人没认真看我说了什么就来评论区批评我。)

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我偶然接触到Linkin Park乐队,开始用音乐来安慰自己。有一位同学在我影响下也喜欢Linkin Park。后来Linkin Park在我们临近的城市开演唱会。他想约我一起去,可是我觉得父母肯定不会愿意给我买门票,果断拒绝了他。没想到,Linkin Park的主唱后来去世了······中考结束后,我想学电吉他,在网上挑好了一套入门级的电吉他、效果器和音响,总共两千元左右。我想母亲以前说过要给我两千块钱买电脑,这回花两千块钱总不过分吧。父亲确实答应了,却先送我去他朋友那儿学木吉他。后来有一次他坐在椅子上,看着很平静,我就提起买电吉他的事,他突然暴跳如雷,说:“你爷爷都生病住院了,花了我三十多万!你还好意思让我给你买东西!”我只能沉默不语。其实我可以自己攒到这笔钱,但我如果买了回来,父母肯定又会说浪费钱,影响学习,逼我退掉,甚至可能砸掉。我只好放弃了这最后的梦想。顺便说一下,我当时听父母和叔叔婶婶讨论过爷爷的事情,两个家庭分担后每个家庭承担的费用只有两万多。就算是医保报销前的价格,也没有我父亲说的那么多。

小时候,我梦想着成为一名游戏开发者,和朋友开办自己的工作室,做出好玩、不过度商业化的电脑游戏。后来,我梦想着和别人组建摇滚乐队,成为一名主音吉他手,每天沉浸于音乐的欢乐之中。这些梦想却全都破灭了,而现在也很难再找回来了。

一个多月前,我从大学回到家中,母亲对我哭诉,原来父亲这几年在外面赌博,花光了家里十几年来存下的一百多万的积蓄,还要我舅舅和姨妈帮他还七十万的债务。

一百多万的积蓄全部化为泡影……哪怕只是满足我当时唯一的愿望(花三四千块钱自己组装的台式电脑),我那几年也不至于过得那么糟糕。以这个经济条件,就算买高端的手机和笔记本也是绰绰有余。

我不恨他们,因为命运如此。我知道很多人的父母也是这样。影响我人生的不是没有那些我曾经想要的东西,而是父母先给我希望,最后让我失望甚至绝望的做法。

是的,除了满足基本生活需求的物品外,父母没有义务给自己买任何东西,但父母至少有教育好孩子的义务。告诉我那些高端的东西对我来说不是遥不可及,我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它们,这样说不好吗?为什么要欺骗我?我上大学以后就自己攒钱买了手机和平板,甚至只要我想,在本科毕业之前攒够一万块钱买一台iMac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心灵受过的创伤不容易痊愈。(我去年初被确诊为抑郁症,症状应该是我读初二或初三时开始的,每个月要吃六百多钱的药,去年底已经好转为轻度抑郁了。)

十几天前,我在研读赵敦华《西方哲学简史》,看完了介绍基督教神学家奥古斯丁那一部分后,恍然大悟:神在创造人类时,可以把人类设定为纯善,但这样的人类无异于行尸走肉,于是神给了人类思想的自由,而自由意志导致了人类有善有恶,惟有神是真正良善的,所以不能相信任何人可以给我带来幸福,哪怕是有着最亲血缘关系的人也不能相信,幸福只能靠自己争取。

恰好我在网上看到一句话:小时候从不感到孤独寂寞。我想起小时候看电视、玩游戏以及钻研电脑配置的时光,那时候没有朋友,更没有恋人,但也过得很愉快。

于是,我打开了手机里原本是为了拉进和室友的关系才下载的游戏,上网查游戏攻略;我又想到父亲的笔记本用了很多年,母亲两年前买的vivo手机很不划算,就想用自己的压岁钱加上之前存下的钱,给他们买新的,我上网查了相关信息,看了好些个手机评测视频……找回了当初的一些感觉,感受到了很久没有出现的快乐。

客栈笔记:有的父母总是打着节俭的大旗,孩子提任何物质方面的要求,他们总是坚决否定,殊不知物质上的过于缺失会让他和其他孩子造成巨大的差距感,哪怕是一支自动铅笔,别人都有他却没有,长此以往他会在别的同学抬不起头。当然,这里我们不是鼓励攀比,只要在经济承受范围内应该给予一定程度的物质满足,教育是一门艺术,需要注意的细节太多了,孩子的成长只有一次,如果父母能变得更好,孩子也会在正确的轨道上越跑越远。

本文来自无名小卒,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图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烟雨客栈处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