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烟雨客栈首页
  2. 文字

楼下小卖部的老板

小卖部
小卖部

楼下小卖部的老板总是对人爱答不理,说话也含糊不清。

每次见他,他都搬一个小板凳坐在那里,对着台十一寸的电视看《还珠格格》。
我特别不爱去他那儿买东西,别家老板都健谈勤快,哪儿像他,除了看剧,别的事情压根不关心。
但他家的东西便宜,一盒软玉少五毛,所以爷爷总是差我去那儿买烟。

那天爷爷来家里,烟抽光了,又让我去买。
我没洗头洗脸,只好硬着头皮,带了个口罩匆匆下楼。
小卖部老板果然又在看电视。
我说:“拿包软玉。”
他没听见。
我敲敲玻璃,桌上的棒棒糖货架震了震,“老板,来包软玉。”
他看的特别入神,惊了一下,然后转过来。
我有点着急,指指烟架:“软玉。”
他愣了愣,从柜子下取出一包万宝路。
当时我挺生气的,打心底责怪他不会做生意。
我放大音量:“软的玉溪。”
他点点头,嘴里囫囵道:“哦哦,黄鹤楼。”
我摇头,说:“软玉啊,玉溪。”
他涨红了脸,有点无所适从,嘴里挨个报着烟的名字。

我忽然一怔,终于意识到了——他是个聋人。
而我戴着口罩,他无法听见我的声音,连辨认口型的余地也没有。
但他却没有向我求助,而是努力的,假装自己只是没有听清而已。
那一刻我忽然很愧疚,拉下口罩,夸大口型说:“软玉。”
他立马辨认了出来,然后弯下腰,拿了烟。
我把钱递过去,他抽出一张平整的五毛给我,匆匆地又把头转了过去,耳根通红。
那一刻我们都很窘迫吧。
他的秘密被我发现了,而我惭愧自己方才的怒气。

后来我总是到他那里买东西。
他的东西便宜,质量好,只是人少言寡语。
我终于明白了他一年也没看完一部《还珠格格》的意义,他在反复学习人说话的口型,以至于能够更清楚的明白顾客的要求。
而我每次结账时,总是会想起那天的窘境。
生活很不容易吧,上天也很不公平,纵然他已经熟稔地能够辨别人的口型,但总有一些逃不过要用听力的时刻。
那一刻他面红耳赤,窘迫无助,但没有认输和示弱,他嘴里反复念叨着不同烟的名字,其实是在努力地维护着自己那一份小心翼翼的自尊。
而那一刻的我呢,我从对这世界无情的责怪中猛然一惊,对生而为人那份渺小的坚持,忽然动了恻隐之心。

人间太荒唐了,但总有人拼尽全力地活着,只为挽救于万一。

客栈笔记:现实就是这样,充满了无奈与艰辛,不是每个人的生活都能恰到好处。然生活很辛苦,但总有人很努力的活着,还活成榜样。你眼中的习以为常也许是他的拼尽全力的模样,多一分理解,多一分包容,于他,也是于自己。

本文来自姓氏乔,本文观点不代表烟雨客栈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