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烟雨客栈首页
  2. 文字

星命学家韦千里

一、南袁(树珊)、北韦(千里) 
根据我的经验和认识,有太多的人,热中于论命谈相,而且,往往在众多友人相聚的场合里,话题也老是情不自禁地倾注在这个题目上。但是,兴趣是一回事,许多各人言之凿凿的经验或传闻,在听者的耳中当时不论是多么确信和动心,在过后理智的审判下,还是会冠上一个『姑妄言之,姑妄听之』的结论。就以我个人而,每当面临臣大的痛苦或彷徨时刻,心中从未升起去拜访一位算命先生的念头。这一点,也可能和人类生命的韧力有关,无论多么困苦的岁月,人们总有法子忍受和生存下去的。
我的算命经验,最早是开始在大学时代,而当时那个年轻气盛的我,却只不过哈哈一笑,嗤之以鼻罢了。尔后,在我坎坷的生涯中,从未拜访过职业命相师,这一来是由于我不相信这回事,再来,便是已经毫无算命的闲情逸致了。
只有一次,因着帮朋友一些小忙,与友人在一处,他说他是一个研究面相的人,并且劝我不要将眉心画得太靠近,否则心情会郁结的。真的,天晓得!如今回溯过去,那几年真是忧心仲仲,我原本是一个眉宇生得十分开阔的人,居然会在那段时日里,鬼使神差地用自己的手法改变了自己的相!
直到这两年,我的境遇稍微好转,也同时有缘交几位知友,但是在清谈之余,也是多把许多人生大事的取决,归向于性格、环境和人生观等方面,因此,人励己励就决心对自己性格方面的缺失、多做修正和建设的工夫了。
六十八年四月,我到香港小住。在一个对我的未来命运,关心得超过我本人的好心善良朋友May的主动安排下,我再度有了一个听听一个不相干的人,谈谈自己事情的机会。
十分十分出乎意料的是,我居然与这位#着上海口音、满面白斑的长者在一席话谈下来的时候,竟然变得谈兴高昂,兴奋莫名了。事实上,在命相界,『南袁北韦』,这『南袁』指的是袁树珊,这『北韦』,指的当然也就是韦千里了。不过,读者千万不要奇怪,这位浙江嘉兴人士的韦老先生,祖籍可却是北平啊!
二、相反相成尽其在我 
在我的感觉之中,韦老先生给我印象不仅仅是一位职业的命相家,更是一位人生哲学家。小时侯,父亲和我说过:『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的话。我想,对于韦千里而言,他可以说是臻于这个境界的活证了。
韦千里没有江湖相命者的盲愚,给人的意见评论总是会像『屋预上的提琴手』的那位可爱的老爸爸一样──『从另外一方面来说呢』。换句话说,他对事情的判断总是利弊兼具的。
因为这些年对人生和自己的了悟,我益发感到生平影响我深的一句话,便是父执辈方世昌教授说的那句:『相反相成,尽其在我』八个字,也就是这八个字支配鼓舞了我的前半生。由于这句话,我对自己有了信心,让我益发体会了人生的美好,并且能够由这种种人生的体验感悟,而回到我的写作之上。对于一个一生处在顺境的作家而这,缺乏这种『相反相成』,将会是一种多么大的损失!
对于韦千里先生命相哲学,我也有这种相同的感觉,于是,在尽兴的一席谈话之后,与韦老先生居然成了忘年交。
由于韦老先生也是一个笔杆的人,他的国学相当有修养,在『春秋』上每期均有专栏,此外,他的命理方面也有许多著作。 谈起算命,一些此较理性的人,一定会斥之为迷信。韦千里说,天下事都不能「迷」,何止是算命一端能善迷呢?韦先生在二十岁那年便开始了他的职业算命生涯了,他戏称这种职业是一种『水样的生意』,流来流去,而且多少是居于被动。
他说,有时候坐着冷板凳,等看顾客们上门来的滋呆,端的是不好受。而且,多少年来,他也没能吃一餐好饭,即使在餐桌上,也离不开他的职业,相邀的朋友们,总会向他请教一些问题的。不过,换句话说,干上这一行,也能交尽天下的朋友,看尽红尘百态。人生一世,苦乐总是参半,悲观和乐观都不执着,但看自己的心境态度了。
说来也是命定,由于韦千里的父亲韦石泉老先生也是一个#命相职业的人,在当时的社会中,子承父业,原本也是天经地义的事。不过,好在韦千里本身对这门研究命理的学问,也十分感到兴趣,十四岁那年便开始修习钻研。同时又由于他的父亲算出自身命短,加上又吸食鸦片,果然早早便谢世了,这一点早早把把韦千里推上了算命职业这条路途。
在父亲死后,这个面对艰苦家计的年轻人,在走上这条算命之路以前,心中还是经过盘算的。因为当时他正在复旦大学念书,已经十分幸运地考上了月入一百二十大洋的江海关工作。但是他约略合计了一下,算一次命,可以收一块钱,一天算四个人的话,岂不是收入远远超过了那份必须规律上班的月入也便有一百二十;如果生意好的话,一天能算八到十个人的命的话,岂不是收入远远超过了那份必须规律上班的工作了吗?
于是,韦千里便毅然在报上登上广告,写着「韦石泉」之子,挂牌给人算起命来了。
三、知命识相五十年
 
岁月倥惚,屈指一算,他在上海一共积累了二十七年的挂牌算命生涯,接着又于一九四九年大陆沦陷后,迁至香港,继续了二十三年的算命生涯。
 这些可都不是命运吗?是的,韦千里也这么肯定看。因为他早为自己算好了命,他绝非一个能够聚财成富的人,但凡手中聚集了一点钱财,便会自身或家中人有个什么灾噩,只有破了财,才能消得了灾。
他笑说自己当年在上海一共开了十七间店,有独资,也有与人合股的,结果是一家家南货行或布店,全部都关门大吉了。但是,奇妙的都是唯有他的算命生涯,却是始终一枝独秀!什么样的人喜欢来算命呢?这个问题,相信是许多人都感到好奇而且有兴趣的。
韦千里的回答是:十分之七的人,是为自身所面临的难题而来,十分之二的人,则是由于好奇,另有十分之一,则是一些十分有修养的得意之人,他们都想要知道自己的风光可会长久一世?至于.他回到台湾来,看访他的人,则有一半是出于好奇。来找他看相的人当中,一般水平若何?韦千里说,他的客人多半属于中上阶层,这是其中最大的原因,是他收取的费用高昂,(即使在五十年前,现大洋十分值钱的当儿,他已然每次收取一块大洋了。)不过,如此一来,也有缺点,韦千里的语气中,十分遗憾,他给下等人,算命看相的经验累积得太少。至于算命生涯之中,是否遇到反脸客人这一点,韦老先生毫不讳言说遇见过几次。不过,他的回答倒不是觉得尴尬,而是欢迎这种口吐直这的客人,因为这总比摆在心裹,却认为他道行不高要好得多。反脸客人对于他的算命经验的增长,十分有帮助。因为客人的不满等于在教导他──谈起过去的事,有谁比当事人更清楚的呢?算命的事,毕竟是靠经验。客人教先生,又有何不妥.?但是,一般算命的客人,噜苏的毕竟不多,同时也不喜欢伤人的自尊心。
算命究竟依据一些什么原理呢,它的道理何在?『根据五行,因为宇宙的一切不离五行。』韦千里说,古人实在太聪明了,他们发明了这门超乎科学之上的命理。它虽然不是科学,但是科学却是有底的,有止境的,有目标的,而命运则是无底的。那么西洋的算命又依据此一些什么道理呢?『一定也是有所依据的,否则不会传到今天。但是他们的方法并不多,对于我来说,嫌太简单了些。』不过,以手相来说,西洋人比中国人高明。韦千里认为,中国人看手相,凭个人经验的累积。而西洋人的手相学,则集合了生理学、心理学、统计学于一身,是众多人经验、智慧的累积。这门学问在国外,甚且有学校专门教授,而以三年为一期。至于其它的水晶球、扑克牌等算命方法,主要的还是依据手相学,水晶球只不过是障眼法,装模装样罢了。
四、现代与古代命运标准不同 
韦千里又说,现代人算命的好坏标准,与过去已然大有不同。古代人读书为了修养自身,然后做官,现代人读书却多为了赚钱。由于古人今人价值观念的转变,因此现代人对命的好坏标准,无形中变成了只用一个『钱』字来衡量。至于在儿女方面,过去在农集社会,人人希望子嗣多,以增加生产力,现代人则是主张节育,人口控制,有两个孩子恰恰好了。
衡情度势,为了针对这些社会风气和价值观念的转变,韦千里对于他父亲当年要他替人看命必须坚守的三个原则,如今他都做了相当大幅度的修正相调整。
第一点是夫妻将离未离的时候,照他父亲的规矩,是不照命讲,勤合不勤离的。可是韦千里却违背了这种古旧的作风。他认为时代不同了,不如干脆离婚,以创造未来的幸福更为重要。否则痛苦相处,拖了十年的结果,还是难逃离异一条路,个人的生命、青春都浪费了。
第二点是过往的人常说『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而事实上父母却住往有许多不是之处,他认为如若父母子女实在难以兼容,实在不必硬处在一处摩擦冲突,不若分开住的好,何况现代人盛行的,也是小家庭制度呢!
他又说起一个故事,当年乾隆下江南的时候,看见一户人家居然号称『天下第一家』,乾隆看了心中十分不是滋味,难道此人想造反吗?结果这户人家所标榜的不过是五代同堂,和这五代和睦相处的功夫──单单一个『忍』字。
但是这『百忍堂』所标榜的一个忍字,在今天实在没有多大必要了。因为一个人何必要忍耐过一生?今天的人,即使有这种机会,也用不着这样做了。第三点便是赌和嫖,理论上这些都不是好事,但是要劝嫖恐怕比劝赌更为不易了。要人不取横财还易,要人离开女色更难了。
 
五、命与相有何不同? 
一个人的命是先天的,这八字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因此,命是可以预言的,而相则是后天的,个人先有了遭遇,才有相的发现。比方说一个叫化子,并不是生出来就有叫化子相的,而是等他真正做了叫化子,才会一脸叫化子相。换句话说,便是先有事实,后有表征。但是看相的好处,在于可以迅速断定最近的吉凶,看时运,看相是好过算命的。
过去有一对雕刻匠,两人经常面对面工作,其中一人看相书钻研相学,某日突然发现他的伙伴的气色有异,便告诉对方说,鸡毛信(也就是讣闻)要来了,果然信不久就到了,这位相师又说不必回去了,因为亲人已经死亡了。
这个故事在说明看相的功能,因为这样的清况,看命也是看不出的。因此相是临时的,如果与命的预言互相配合来看的话,当然准确性更高一些。长远的事看命,临时的事看相,这个准则大致是错不了的。
看相此较浅近易学,至于看命,则是一分工夫,一分看法,完全凭学问的高深了,看相的话,只要年纪大,阅人多的人,都会看一些。
命相的准确性如何呢?
韦老先生笑说,连讲究科学技术的福特汽车厂出品的同样厂牌的车子.都不是部部皆相同,甚且连科学机械的产品都不是百分之百,何况命相呢?谈起命和运,它们的区分,仍然命是先天的,运是后天的。换句话说,运由命来。大致来说,五年一运,这也就是『六十年风水轮流转』的俗话了。如果说一个人有着大进大出的命,好运时则大进,坏运时则大出了。
运是有风浪的,一个人命的好坏,如大船和小船一样,大船顺风的时候大得志,小船顺风时候小得志,大船逆风的时候不致倾覆,小船则难保。一个人的命不好而运好,就像小船不能重载一样,因此小人得志乱癫狂,无论如何也是不会长久的。
六、介绍一下基本的算命方法
1、了解十天干,十二地支,从二十二个字中,排出属于什么。
2、知道五行属什么,然后排成八字,也就是四柱。
3、八字交配五行,如果不平均的话,像木太少,碰木运就好,木太少,偏又遇金来克,自然不会好。
4、配合后,看需要不需要。易经上说『过与不及』皆是病,因此来一个『抑』或『扬』来修正弥补。
5、大致说来八字中,『年』属于祖先方面,『月』替的是上一代,『日』指的是自身、婚姻和同辈的兄弟姊妹朋友,『时』则指的是下一代。
我们常常听到风水二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天下事不外乎空间和时间,空间讲的便是风水,时间讲的便是命运。讲空间是根据方向,由易经而来。因此,一户人家的床、梯、灶的位置,是自然有所讲究,而一个公司的写字抬;厂房的机器间的布置;自然也具有学问了。
五行既不平均又缺,要如何补救呢?
这便是前面说的一个『抑』或『扬』了。比方说缺水的人,从事与水有关的事业,这是指的『水性』而言,另外在夫妻合婚上、姓名运用上等等,来进行补救,再有则是从修养上弥补不足了。
照这么说,那么一个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的人,命运都是一样的啰?
男女是不一样的,夫妻也有不同,同性则是一样的。不过,这只是先天上的相同,而后天上则有区分,好坏的程度也有所差异了。比方说一个人降生在大富之家,一个人降生在苦力之家,行得同是自己情况中的最好运和最坏运,这便是命运相同,而程度有别了。
六月中旬,我到夏威夷旅行,行前尚接到韦先生的电话,当时并未预期会在旅次中相遇的。但是,却在夏威夷居然喜出望外地接到了他的电话。当时我接电话的时候,说了一句:『人生何处不相逢!』十分令人欣慰,看见年将七十的韦老先生,体健行捷,他居然能够在一个初旅之地,由下榻的旅馆,摸到了我与友人的居所。
这一桩相逢和遇合,使我分外体会出中国人对人际关系的一个妙解──『缘』字。
七、感情是缘、婚姻是欠 
韦千里也说,某个人看某个人特别顺眼,看另外一个人却十分不顺眼,这甚至和那个人的好坏品格无关。这是多么奇妙的事呢?除了用『缘』来解释,便也没有其它更好的妙解了。
这一回,韦先生和我谈起了他的家人。他的妻子和他恰好是同年。他这个老伴,没事喜欢玩玩雀戏,有时输钱的次数多了,便不肯再去玩了。韦千里便跟他的妻子说,大伙都是行将就木的人了,何必计较输赢,四个硕果仅存的人,有得一天玩牌,就应该玩。
他笑说一般人的确太俗了,所谓俗,也不过是太注重金钱实惠了!记得去年端午节,韦先生分别给几位好友相命,但是这位职业命相家都坚持不肯收钱。当时,他说了一句:『我希望你们欠我,这样的话,我们的关系就可以继续维持下去了。两不相欠,好像是一种结结。』
他的话,使我想起了我去香港找他算命的时侯,他所说的一句睿智的话语,他说:「婚姻不过是一个『欠』字。」的确,不是男的欠女的,就是女的欠男的。到了两不相欠的时侯,似乎一切也就结束了。他对男女关系的解说,也正是我们中国人常说的那句『欢喜冤家』。这倒使我想起有一回和曾昭旭聊天,这位对中国人伦理关系颇多研究的专家,曾说过一句令我十分感动的话,他话中的意思大概是这样的:「一个丈夫或妻子,只要想到他凭什么可以对另外一个人,大事叫嚣和埋怨,便应该心生感动了,因为,我们如何能够对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如此做呢?」
韦千里也说所谓的三生姻缘,绝对不是一件迷信的事。
夫妻是缘,是一个欠字,总是在自愿和非自愿性地为对方做一切的事。但是把缘字扩大来解释,对于父母、儿女、朋友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韦千里这辈子的子媳颇众,共有六男六女,但是活着的却只有六个孩子,刚巧是三男三女。好在令人安慰的是这六个子女之中,有四个博士,两个硕士,都可谓是学有所成了。
人到了老年,甚至连自己都不太重视关心了,看见韦千里提到自己子女时的欣慰之情,不禁也替他高兴着。
当我自他提起『父业子传』这句话的时侯,他笑说已经不是他那个时代了。他的孩子们对于命相这门学问和行业.都丝毫不感兴趣,甚至认为是迷信。
不过,他提起去年他老二从学校中结业,始终没能找到工作,便从美国写信回来问他。他非常高兴地为他的儿子算一命.并且回信说早则五月,迟则八月,觅职必有所成。果然,在五月二十八日那天,他的这位攻读经济的儿子,在史丹福大学觅得了教职.他高兴的不仅仅是他算准了这件觅职的事,而是他的儿子在彷徨之中,居然也相信了命运。
命运,的确是一件神奇而不可解的事,又令人心生敬畏的事。在这位老人家从我们住的临海的公寓告辞而去的时候,廊前正对着艳艳的落日。
临别时,韦千里又说:「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如果要是冤家的话,更是逃也逃不了的!」
韦千里是浙江嘉兴人,他#着一口上海口音的国语,讲起英文来也十分有趣悦耳。我最欣赏他说话中的遣辞用句,他总是那么简洁有力,一矢中的,也含蕴了中国的哲学精神和神髓
八、如何成为一个命相家
对于这样一位专家,我向他问起,如果一个人对研究命相有兴趣的话,要如何着手呢?
他回说下面几点原则是少不了的。
1、要有国学根底,看得懂古书术语。由于古代人写书不是为销售,而是将心得记下备忘,所以今人读起来很难找到头绪。古书全然不像今人著书目的为销售,而较有系统且易懂。
2、智慧秉赋是一件相当主要的事,有人一年有成,有人三年不得其门而入。
3、要有时间,才能多加温习与研究。
4、经验十分主要,如果光替一个圈子的人看命论相,都会差不多。何况既然已知此人既往,会产生反宾为主的现象。比方说既知此人发财,然后才找发财理由。真正的算命,应该是以命为根理,因此之故,与一个根本不识的人命相,是比较准确且富挑战性的。
5、如果一个人是业余的命相家的话,免费义务客串为人算命,就像票友唱戏一样,别人总归说好。可是一个职业命相的人,好就是好,不好别人会喝倒采的,这样的话,则又助长了此人算命的阅历和经验
6、对于一个环境不好的职业命相者而言,心理上是颇为痛苦,且会影响到心神情绪的。
7、许多江湖算命之士,由于顾主很少登门,因此偶有顾客来到,则只好大敲竹杠了。
8、有的命相者为了讨好顾客,多赚钱,因此只报喜不报忧。由于六七八项的情况,以致一般人会看不起算命这门行业,便是被少数的害群之马搞坏了的缘故。何况,许多命相者本身的学问又不够好,再加上心境、环境不好,自然命也算不好了。
九、如何在命理上自修 
可不可以介绍几本必读和好的书籍,给打算研究这方面学问的人?
他回说下面几本书是非常直得看的。
命理方面──渊海子平,滴天髓。
相学方面──人伦大统赋,神相全篇。
风水方面──沈氏玄空学。
作者: 曹又方
附:韦千里传奇
01.
1927年,上海著名的算命先生韦石泉去世,坊间一片唏嘘,因韦石泉早对几位至交谈过,说自己八字恐寿命不长,未想竟真应验了。
韦石泉临终前唯一遗言是:“吾儿千里需勤修学业,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不可以星相为业,切记!”
幼子韦千里其时十六岁,正对星命之学入迷甚深,并未放在心里。
考入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之后,家中日益窘迫,待到韦千里毕业,家中便托人谋了一份差事,在海关做关员。
韦千里很不乐意,因他想过,推命一次一元,如一天算五个,便已远超海关收入。何况推算自己八字,财多身弱,富贵无望,倒不如做算命先生,过得自由随性。
到底不顾家人反对,公开在报上登启事,以“韦石泉之子”名义开馆算命,当时报纸是极先进传播手段,韦石泉又是上海滩有名的术士,因此一时门庭若市。
两年后,年轻的韦千里出版了《千里命稿》,名动一时,引得许多人来找他学习算命。
一天,一个走投无路年轻人来学习算命,不过一个月,韦千里便看出其心浮气躁,学八字所记知识极为繁杂,不大相宜。
不过这年轻人头脑灵光,韦千里便将他介绍给铁板神数汪怀节为徒,这个年轻人就是后来香港一代铁板神数名家董幕节。
02.
1936年,西安事变爆发,一天深夜,韦千里解衣欲睡,忽接到一通电话,却是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打来的。
于右任个性豪爽,找韦千里算过两回命,两人很投机。
对方虽是达官贵人,倒也不用太拘束,一番寒暄后,韦千里便直问道:“于公深夜打电话我想不是闲谈的,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那边于右任清清嗓子,忽庄重道:“当今的局势你是知道的,如今蒋先生被困西安,党内人心惶惶,蒋夫人将去斡旋,不过此行凶险异常,因此明日想乘机亲自造访,请你卜一卜吉凶。”
韦千里声名颇盛,虽常为政界名流算命,可是这次听说宋美龄要亲自登门算命,仍不免心惊。
他沉吟一阵,觉得拒绝也不妥,只好说:“命理术数终究是小道末流,只能做人生参考,如蒋夫人执意要算,我也只好尽力了。”
第二天,韦千里早早着下人打扫门庭,静心等候。
到了下午,但见一排车停下,一群军士开道,簇拥着一个面如满月,身着考究旗袍的贵妇人前来。
韦千里知道这是宋美龄,忙迎上去,近前细看,不觉失神:但见蒋夫人目光明润,额头贵骨隆起,饶是大变当前,神色仍是从容淡定。无一不合相法中龙凤之姿。
迎入府内,宋美龄略略谈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方引到蒋介石被困的话题上。
宋美龄道:“当下的局势,想来韦先生也是知道的。蒋先生处在困境中,民间人心惶惶,我想请先生卜一卦,算算吉凶。”
韦千里知道与显贵交接,最忌多言,便道:“军国大事,我一介寒儒不敢妄言。命相之学,只能供参考,唯愿蒋先生平安归来。”
韦千里即用六壬起了一卦,对着卦象苦苦沉吟一阵,又要了蒋介石的生辰,对着八字细细斟酌一番。
良久方展眉道:“恭喜夫人,此卦象显示有凶无险,八字来看,此月有吉星相照,我看蒋先生应会平安归来。”
宋美龄饶是镇定,听得此言,也不禁眉间舒展,露出三分轻松神情。
宋美龄一番道谢,着人奉上润金,韦千里不受,如是再三,到底推辞不过。宾主又谈了几句无关紧要客套话,才送宋美龄满意出门。
没几天,宋美龄去西安斡旋,西安事变果圆满解决,蒋介石平安回南京。韦千里一时名震四方。
03.
韦千里有三男三女,子女皆学业有成,四个博士,两个硕士,不过子女们都是不信命理的。
一年,二子从美国写信回来,自言没找到工作,彷徨焦急之下,想请父亲看看何时能找到工作。
父业子传是不可能了,但是看到受西洋教育的二子在彷徨之下,终于会求助于命理,韦千里心中是欣喜的。
他将二子的生辰排盘细细推算一番,回信说早则五月,迟则八月,求职必有所成。
果然,在五月二十八日,儿子觅得美国斯坦福大学教职。
老年,韦千里隐没于人海中,大家只闻得其名,却难见其踪迹了。
1968年,一位作家于聚会上遇到一位鹤发童颜老者,对方谈吐儒雅,充满人生智慧。
作家请教其姓名时,那老者道自己祖籍嘉兴,名韦千里。
作家惊得拍桌子,失声道:“莫非老先生便是当年在上海为蒋介石推命,年少便写出《千里命稿》的韦公?”
老先生微笑点头。
作家兴奋不已,执着要韦千里为他看命,到底推拖不过,韦千里便看他命盘,细细解说一番。
作家要付推命润金,韦千里却是不要的,他不禁心生好奇:“韦先生,莫非我的命太差么?”
韦千里笑笑说:”我们谈的很开心,你欠我一个情,彼此之间便可以互相来往下去。如果互不相欠,便每每也是关系终结了。”
韦千里意犹未尽,又道:“男女之间,往往也是一个’欠‘字,诸如夫妻,总是一边抱怨,一边心甘情愿为对方做很多事。故中国人说夫妻是’欢喜冤家’,两人之间如果互不相欠,一干二净,便是真的缘分尽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烟雨客栈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yinn.net/292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