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损友》背后的故事

 

最佳损友
最佳损友

陈奕迅的《最佳损友》,是黄伟文写给杨千嬅的

《最佳损友》的作曲人是Eric Kwok,与杨千嬅同年同月同日生,填词人是黄伟文。

音乐在线听:《最佳损友》陈奕迅

黄伟文和杨千嬅早年是非常亲密的朋友,他曾经写过很多歌词给千嬅,其中就包括那首为她量身定做的经典《可惜我是水瓶座》,他还在许多有她的电影里出演配角,可以说两人关系非常好。

但是后来,从一首《野孩子》以后,两人在音乐上再无交集。这其中发生了什么旁人自然是不得而知。

两人结下恩怨后,充满遗憾的黄伟文在2006年写下了这首让很多人都有共鸣的《最佳损友》,并找来和杨千嬅同年同月同日生的郭伟亮谱曲,又邀请和杨千嬅私交甚好的陈奕迅演唱。《最佳损友》刚出炉时,陈奕迅专门打电话给千嬅让她一定要听。那天杨千嬅在开车,从电台听到这首歌,瞬间忍不住的泪水说来就来,失声痛哭许久才平复过来。

后来黄伟文举办个人音乐展,当时身怀六甲的杨千嬅挺着大肚子出现在舞台上,欢呼声几乎盖过了音响,两人再次泪崩抱在一起,感动在场所有人。之后就唱三首他亲自挑选的歌。《可惜我是水瓶座》《勇》《野孩子》三首歌,这也是这么多年来两人第一次公开场合有交集

最后,随着两人世纪一抱缓缓下降,陈奕迅唱着那首《最佳损友》缓缓登台,这场景实在是让人动容。这样的安排大概也说明了这首歌的渊源。

黄伟文曾在他的词作《十年选》裏说:“其实我一直怀疑杨小姐不喜欢我为他写的歌词,那些道谢,直觉上都是客套话。但一直不太喜欢却一直采用,也许才是种更伟大的包容。而我真的都尽了力了。”

杨小姐出碟,那张碟好歌多多。于是Paco拣了有能红面相的《热血青年》做第一Plug;杨千嬅自己捡了林夕写给她的呕心沥血之作《姐妹》做第二plug,黄伟文的《野孩子》就只能做那颗遗珠。

杨千嬅可能不知道,那首《野孩子》,也是黄伟文专诚写给她的。歌词字字句句,发自肺腑,出于真心。根本不做他人之想。

听歌要从背景听,只有读懂音乐背后的故事,听的才更感人。

客栈笔记:而现实中,像他们一样的好友关系,好像一旦有过间隙,就再回不到从前了。只能偶尔心酸唏嘘。每次听到这首歌,脑海里总出现一个画面。两人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偶遇,又被人潮给错开,其中一个人兴奋地想把手抬起来又尴尬地假装是在摸摸后脑勺,另一个人微微笑着明白了,就转身走进了人群中。想着也不知何时才能够再见到。

原创文章,作者:南岸青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yinn.net/286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wwwyyinn@163.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