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烟雨客栈首页
  2. 文字

我家破产过

我家破产过。

我出生时候是我们家的鼎盛时期,96年。那时候我爸爸和日本人做外贸生意

我生下来就专门有两个保姆带,幼儿园老师总把我抱在膝盖上弹钢琴,午休也在小床上陪着我睡。

每天上学有一个小蛋糕吃,家里放的都是我的玩具。还屁事不懂的时候我爸就给我买了古董钢琴,亲戚朋友叔叔阿姨全都很好,对我超和蔼,见面都笑称我小公主,千金大小姐啥的。两三岁拍过的照片有十几本相册。

家里有很多辆车,我爸是吉普控,幼儿园时候,有次买了一模一样的两辆吉普,他每天换一辆送我去上学,我还纳闷,为什么第一天车内饰是棕色,第二天是黑色,第三天又是棕色…

但是这些都在我上小学时候戛然而止了,好像是零四年左右吧,我的钢琴被我爸妈吵架时候砸坏了,家里的车卖了,房卖了很多,据说每天亏的钱以六位数计。

我们家有钱时候提拔了很多老家的亲戚和老乡,这些人见过我家赚钱的时候,有的辞职跳出去自己单做,我爸爸最小的弟弟,之前外省帮打理分公司,惹到了当地最大的地痞,把他扣住了,每天暴揍他一顿,给我爸爸打电话,要求交天价赎金。

那时候我家虽然还在亏钱,但还不至于山穷水尽。因为我小叔的事,我爸不仅要顾着生意,还要焦头烂额帮我小叔想办法,我奶奶天天在我爸爸跟前哭。但其实当时的情况没有我奶奶想的这么简单,很有可能交了钱最后对方还是会撕票。

最后又花了几十万,别人牵线搭桥找到武警总支队的啥参谋,最后通过他做中间人,交了赎金,时隔两个多月,才把我小叔放回来。

我小叔年轻时候属于那种飞扬跋扈,自己有错还要先动手,非常不招人喜欢的人。经此一次才收敛气焰,再也没打过架。

因为我爸爸当年付出很多救他,到现在他对我们都很好。

当年还出了另一件事,我家当时的物流渠道一般是空运和用长途大货车。空运速度快,但是有的地方没有飞机场。

在我小叔回来不久后,有辆为我家押货的大货车,车上俩驾驶员,可能长途疲劳驾驶,(两天一夜)直接冲进江里不见了踪影了。

正在雨季,公路一边是峭壁,一边是大江,水流很湍急,打捞好几天,连尸骨都没找到。又赔了一大笔钱。

这件事对我家来说相当于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资金链断裂之后,生意上再也没还转的余地,白花花的钱就像泡沫一样随着时间飞快地蒸发掉了。

外债收不到,垫出去的钱收不回来,为了增加点收入,我妈甚至把家里在住的房子租出去了,我家自己住一楼。

三年级开学几百块的学费一时都拿不出来,我妈跟我说等收了房租去帮我交。

我一年级时候用的还是日本进口的书包文具盒,到了三年级,卷笔刀坏了,路过商店,我让妈妈给我买一个,我记得好像是三十五块钱,她掏遍身上所有的口袋,还差两块。

我小时候基本没穿过旧衣服,洗过几次就不要了,每季买新的,二年级后家里破产后,皮鞋穿到脱胶,不起球的衣服都磨到起球还在穿。

每年临近年关,公司,家门口都是算账要债的人。我那时候很多记忆都不清晰了,就知道家里一到过年就吵架。

我妈的亲弟弟,我舅舅。我爸妈有钱时候提携他很多,手把手把他带到道上来,但是我家破产之后,他在外面造谣,毕竟是老板娘弟弟亲传的,大家觉得可信度很高。我家业界风评急转直下,然后舅舅抢走了我家当时合作的最大的日本客户。

如果说家里曾经破产给我什么体验,那就是让我更早地意识到钱的重要性吧。

说到这里,我真的很佩服我爸妈,谁都以为我家完蛋了,下半辈子只能到处躲债。

谁料到他们卖了最后一处商铺,作为原始资本转行,到我初一时候就赔清了所有的外债。

虽然未必有当年鼎盛时候的风光,(有钱人越来越多,当年我家是当地独一份,现在排不上号)但至少我们都已经为现在的生活感到满足。

当然,欠的钱也依旧没要回来。

我爸爸就是那种宅心仁厚的人,他的同乡亲人朋友,很多靠他发家的,背叛过他,他仍旧是以德报怨。

我知道的一件事,大概是九九年时候,他一个酒桌上的朋友,问他借了四十万,之后一去不复返,再也没见过他人影,那个钱到今天也没追回来。

去年,我爸爸借给一个同学的朋友二十万,同学做保,结果那个人到期还不上,我爸爸了解之后才知道他一穷二白。那段时间我妈一日三餐带我们去他家的餐厅吃饭记账抵债,大概抵了一万多块,尝过所有的菜式,都快吃吐了,剩下钱到今天也没还。

其实没有同学做保人,我爸根本不认识借钱的餐馆老板是谁,但我爸爸到现在和这个同学还是照常往来。

再说一个,就是在我的钢琴被砸坏之后,我爸爸去他一个合伙人家里要债,对方家里刚好也有一台钢琴。她家小女儿比我大五六岁,已经拿过很多钢琴上的奖项了。他爸爸还不上钱,跟我爸说把钢琴搬走抵债。

我爸本来要搬回来给我弹的,但是他家小女儿哭的厉害拦着不让,我爸就对她说:那你弹一首听听,我看弹得好不好。

后来小孩弹完,我爸听着挺好的,他又想,反正我还不懂事不会弹,然后就走了。

最后说一个,好人不会每一次都被骗的。

大概是零五年,我们家也是最困难的时候,卖了商铺正准备转行,我爸的朋友,一个姓谢的叔叔问他借十万块钱。

我爸借了,我妈知道后差点把家里天花板捅个洞,把我爸骂死了,又拽又掐又打的,但是木已成舟,也没办法了。当时就抱着这个钱已经收不回来的心理。

因为对方也破产了,和我家一样,穷的厉害,还欠了一堆债。

但隔了两年,那个姓谢的叔叔加上利息把钱送来还了。

他现在有家路桥建筑公司,就是因为这十万块钱,到现在都承我爸爸的情,说雪中送炭难,有合作都想到他,总在怀念和我爸爸当年共事时候。

本文来自知乎/薇薇安crl,本文观点不代表烟雨客栈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