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字

民国故事三则,敢爱敢恨民国女

民国故事三则
民国故事三则

神雕侠侣

1908年,马来西亚槟城,一位风度翩翩,谈吐文雅的男子正在为同盟会募集筹款,底下众多观众中,一女子盯着台上的男子出神。

女子叫陈璧君,是当地富商陈耕基的千金,陈小姐平时喜欢看书读《申报》,尤其对那个署名为“汪精卫”的作者情有独钟,认为其文分析透切,观点犀利。暗地发誓要见到作者本人。谁知竟会在家门口遇见他,在一次家庭宴席中,汪还成为自家客厅里的座上宾。

面对喜欢的人,陈毫不掩饰钦慕之心。汪本是拒绝的,倒不是嫌弃眼前这女子不漂亮,而是觉得自己以革命为业,四海为家,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甚至时刻都有危险,倘若结婚,定会殃及家人。

陈并不死心,往后你汪精卫去哪里,我就跟着去哪里,对付这种男人,她有的是耐心与方法。由于陈本是大小姐,出手阔绰不说,做事还非常有魄力,很快便赢得汪同事与朋友的认可,凡是大小聚会,都会带上这位陈家小姐,通过朋友,她发现汪精卫:不嫖,不赌,不抽烟,不喝酒…对革命事业充满热情。了解的越多,爱得也就越深。

1909年,汪精卫组织暗杀团准备去北京,不论暗杀成功与否,革命者都难有活命的机会,可以说,这一趟是有去无回!得知消息的陈,并没有阻止,她只要求汪答应她一个条件——带她去。原打算冷酷到底的汪精卫,这次终于被眼前这位女子所打动,决定让她陪着走完生命最后的旅程。

1910年,汪暗杀摄政王载沣事情败露,被收监大牢,期间一直是陈四处奔走,为营救汪积极筹划。其后到汪叛变投日到病死他乡,无论对方是非功过,陈始终一路相随。最后被捕入狱,1950年改造期间,陈始终不愿说汪半句坏话,坚信自己那部革命史。或许可悲,或许可叹,女子一旦认定,就会用命来爱。

真的猛士

1926年,入春不久的北京,依旧寒风刺骨。在京不满三年的安徽籍女大学生,显然还未适应当地干冷的气候,每走一步,都止不住大咳,走在游行队伍前面的她,一边指挥队伍,一边大喊爱国救亡。

当队伍行至铁狮子胡同段祺瑞执政府门前,挡在她面前的是一群荷枪实弹的卫兵,有几个官兵指指点点,没人认为那是危险的信号,当子弹穿过身体,血花溅起,她“始终保持微笑”。

当天,一位日本记者混在游行队伍中,隔天的《北京週報》这样说道“在这混乱之中最令人感动的事,是中国女学生之刚健,凡有示威活动等,女学生大抵在前,其行动很是机动;很是大胆,非男生所能及,这一天女学生也很出力。在我的前面是有一个女学生,中了枪弹,她用了毛线围巾扪住了流出来的血潮,一点都不张皇、就是在那恐慌之中我不禁感动佩服。我那时不禁想起来了这个念头:这样情形看来,中国将靠了这班女子兴起来罢。”

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三一八惨案”,游行队伍的带头人叫刘和君,《纪念刘和珍君》鲁迅写道: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一门英烈

1940年,上海荒郊,暗夜无星,一队官兵将女子绑在柱上,准备行刑,女子面不改色,对行刑官说“帮忙打得准一点,别把我弄得一塌糊涂”。随即枪声响起,惊起寒鸦乱窜。

这女子叫郑苹如,是国民党元老郑钺的掌上明珠,因漂亮而成为上海第一画报《良友画报》的封面女郎。在很多女学生只爱玫瑰与香水的年纪,毅然加入国民党情报部门——中统,当时中统的主要任务是:配合抗日,对付汪伪政权。

而她的对手正是:设在上海的日本特务机关76号掌门人——丁默邨,此人在国民党的情报部门当过干员。可说是极尽阴险、狡猾。1939年冬天,郑苹如因暗杀丁默邨不成被逮捕,到从容赴义也不过22岁。

在郑被关押期间,日本人数次会见其父郑钺,要求只要郑钺就任汪伪政府部门一职,便可释放在押的郑苹如。在大是大非面前,郑钺的回答是掷地有声一 一拒绝。一年后,郑钺忧愤而终,四年后,郑的哥哥郑海澄在保卫重庆的空战中英勇牺牲,或许因为事迹不凡,引起张爱玲的兴趣,将郑苹如写进自己的小说《色.戒》,成为故事里的“王佳芝”!

历史越往前看,越有爱,当今越看越没爱,当我们感概人心不古,大可看看那些过去的人或事。

原创文章,作者:Qrenjian,原文出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yinn.net/266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