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烟雨客栈首页
  2. 文字

情爱愉身心,也最伤人心

情爱愉身心,也最伤人心
阿坝州

倘若曾经的故事不会放心上,说过的话当然也可以忘。

有时,忘却对一个人并不都是坏事……

很多人以为我走过很多路,其实,没有。我和你一样,山岳之前,渺如尘埃。

大概最喜欢的事就是背着包就走的旅行,其实并非喜欢孤独,而是有时候不得不一个人,一个人漂泊在异乡,混在人流,人影街招斑驳,车流穿梭不息,不必回头,也不必知道回路。

记得去年八月份,中伏,成都酷热难当,找了个机会搭车队从成都出发进山,车辆过都汶高速以后,沿路飘扬的经幡、奔腾的江水、远处白雪覆盖的雪山若隐若现,熟悉的川西高原我已经好久没有来了。

望着远处的云雾,想起那日,也是在颠簸的车上,不知何时沉沉睡去,醒来时风雪已停。当阳光透过云层打在脸上,乳白色的雾霭已消匿山谷,远处山坡上有黑点移动,那是觅食的野马群。又是五年,红原仍是我的自白,纵是光阴流逝,认知却如出一辙,敬亭是后来错过的你,不同的是,他们有未来,你我之间皆是山海。

抵达红原已经用了八个多小时,我再也不敢像以往初来乍到狂喜飞奔,所有的欣喜都放在心中而不是姿态,在红原镇上徘徊,双手揣着裤兜不时把石子踢落进江水中,鹅蛋大小的石子没有激起浪花,没有声音,只被湍急的水流瞬间淹没,街口晃荡了一个下午,坐着石墙上拍了好几张照,雪山、经幡、飞鸟、恍惚间已是黄昏。当暮色渐起,众人在沿着河道找了一家破旧的太阳伞饭店坐着,让姑娘斟了几杯梅子酒。河对岸不知何处传来阵阵扬琴声,慢奏时音色如叮咚的山泉,快奏时音色又如潺潺江水。就这样,旁人两两三三坐着畅谈,推杯换盏之际,不时用手拿块蘸着辣椒的牛肉放进嘴里嚼的津津有味。

在欢快声中,早也忘记自己喝了几杯,自己醉意上起的时候,众人都很快醉了:难受着,赤脖着,嘟囔着胡话,结账买单,拿着姑娘给我带着笑脸的卡片,摇晃着走向夜里举办典会的广场,和其他人一样席地而坐,看着那赭白相见的墙壁,感觉有东西落在脸上,下雨了。

回客栈的路上,酒意上头,夜里路边的街灯亮如白昼,不禁停下脚步盯着看,在灯光里仿佛看到一群朝拜者双手合十跪在地上沐浴着暖暖阳光,六字真言在耳边轻轻回响,在素净的日光恩赐下诉说今生心愿。

身边车辆经过,车灯变换、鸣笛声将自己拉回现实,自己又摇晃着往客栈走去,而对街的人影完全浸染进黑夜里,由于无声,都好像经过错焦,变得模糊。最后终于拉扯着自己进了房间,靠在窗前,看到肆虐泼洒的大雨在街道汇聚成河,汩汩流走。于是就这样隔着雨和玻璃看着山,看着树,看着这般天地,不知道时分针走到了哪里,直到雨停为止。最后的意识里还记得自己打开了花洒,沐浴液刚倒在掌心中,手一移动,便又消失了。如此反复我已忘记到底用上沐浴液没,只知道醒来时头发上全是沐浴液的清香。

第二早醒来,心烦、无力、强撑着的难受。吃稀饭时感觉多吃一粒米都能吐出来,索性不吃了,挪着步子就像感觉像吸食过鸦片一般透支着,恨不得贴在那个自己信得过的人的肉体上。可我到底是一个人,也只不过是在陌生的街道游荡,在陌生的床上醒来,在陌生的地方起起伏伏。于是似乎对这里已经没有了留恋:看见想看的,到过想到的,得到想得的——然而往往想得到的,未必是开心。

就这样将醒未醒的难受,一个人坐在阁楼的阳台晒着太阳,这是宁静山谷的早晨。旁边守旧老人们在默默地煮着过去的汤药,口中念念有词地讲述着过去的父辈模糊的故事。白色的蒸汽从米黄色的锅中冉冉升起,变成了来自大自然的香气。我知道每个先知者都会被处决,像我一样,埋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汤药煮好了,老人盛了一碗对我说可以戒酒,让我尝尝,我捧着一碗热汤道谢之间轻轻咽了下去。

当初像是逃一般地躲到它的深山老林里,到走之前也未能从它的怀里得到片刻安宁。就像是之前有位读者在公众号留言一般:“你这么乐观的人心里有一个巨大的伤口吧。”虽然我还活的浑浑噩噩懵懵懂懂,但正如那马戏团的小丑般,愈是专业,愈多戏法。曾经,我对自己要求很高,生活、工作、技能,但越是严谨的人其实不快乐,或者快乐的时候要少很多,于是,偶尔没有牵挂的任性成了调和剂。生活中太多严肃的人,在生活里面体验的是不可解救的矛盾,永难调和的冲突。然而愈矛盾则体验愈深,生命的境界愈丰满浓郁,在生活悲壮的冲突里显露出人生与世界的“深度”。

我拖着行李箱,往出站口走。我渴望安定,却又不甘安定,种种声音涌动。流落过一些地方,看过一些夜景,错过过一些人。至于为什么追,为什么等,为什么散,都忘了。没理由,不需要理由。可待成追忆的当时,才发现遗留下的都是我们的亲生骨肉啊。

情爱很是愉身心,当然也最能伤人心。

所有的丢失,都是为了珍爱之物的来临腾出位置,所有的支离破碎,都是为了来之不易的圆满。一切酷热疲倦都会过去,一切艰难曲折终会过去。人,其实不需要太多的东西,只要健康的活着,真诚的爱着,匆匆一辈子就够了。

写于某个失眠的闷热夜晚

听着外婆家的蝉不知困倦地叫着

原创文章,作者:烟雨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yinn.net/231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