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烟雨客栈首页
  2. 文字

回忆里的七月

七月·西安
七月·西安

我最近似乎很喜欢回忆去年的七月,甚至想回到那个闷热又潮湿但回忆满满的七月。

那是我无法忘怀的西安之行,是我人生第一次去到北方,也是我离家最远的一次。而我在颠簸的火车途中,才终于感受到所谓的离家情愁是如何转化为文字力量的。

一切都是崭新的,炎热的西北城市立着高楼,我迫不及待地将所见所闻和心情都用笔记录下来。我的情绪如同黄河的水一般从天上降来,无缘故地一股脑全涌进了手机的备忘录里。每次重新看到当时的记录,都会觉得可贵又可爱。我明白了为何大多家长愿意把孩子在假期的时候丢到外头去,大概为的就是这份滔滔不绝的灵感源泉。

除了难忘的西安之旅,还有结束旅程之后的其他七月事情。七月中旬之后,大部分的人都放假了,在同一个月份里,上旬跟下旬的气氛却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天分明干燥的很,放了假的人人的心却都像泡在空调水里一样潮湿。

我自去过了西安回来之后就再无大的动态出行了,因为天气太过炎热,就像一台巨大的电视机压在肩膀上,无止境的散热,我的耳根和脖颈处都红得流汗,还不得不做作地在家也要做防晒工作。感谢西瓜空调的发明,是它们拯救了现代的夏天,拯救了全球因为暖化而差点因此失去意识的人们。但是天气,真的有这么热。

我已经很多年没去过游泳池了,觉得滚烫的水像在煮饺子,即使实际上因为水的比热容大,水里的温度并没有那么高,但我还是觉得我对游泳池过敏了。消毒水味曾经占据了我12岁以下的童年一半的夏天啊。但是天气,真的有这么热。

很多人都把自己锁在了家里,于是所谓的社交恐惧症人群貌似也变得越来越多,一开始只是在逃避炎热,后来是在开始逃避交流。

心理障碍逐渐堆得比西北的高楼还要高,发达的网络到底是顺应时势地成为了大家沟通的方式,还是说是大家沟通的方式顺应时势地建立在了网络上?

人们都在努力遏制全球温度暖化,却无力阻止全球人心寒化。

原创文章,作者:清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yinn.net/165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