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烟雨客栈首页
  2. 文字

可饮风霜,可温喉(1)

可饮风霜,可温喉(1)

粗茶淡饭不要紧,朋友散场没关系,兵荒马乱也无所谓,和有趣的人在一起,一盏红烛,一杯烧酒,可饮风霜,可温喉。

——《找个有趣的人白头偕老》

突然想开个博客,想写一些和你的回忆,和那些枯水期里的滂沱大雨。

日子从未有过的难过,从去年的12月25日开始。考研结束的那天,天气格外的冷。从八教出来的时候,内心是惨绝人寰屠杀后的寂静。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去粉饰从8月初开始的费时费力。考的糟糕,我很难受。

天昏沉的可怕。像三年前高考我面对理综卷的无奈和愤懑,那飞沙走石遮天蔽日压满心头,我看不到太阳。拿出手机,我想到了爸爸。我颤抖着手按下了那串熟悉的数字,我不知道我要说什么。

老爹的声音依然是平日的那样温和。在我没说什么之前,可能他已经明白这个节点我打这个电话时的缘故。

“下午…我不想去考了…”

“孩子,你真是傻!考差了算什么,要还想考明年也成!这点小小的挫折还过不去么?考咱们还是要去,看看真题也好。”

“上午,我…考的很差…”

“孩子你记住,对待考试过程我们要认真,对待考试结果我们要乐观。考是还是要去的,不要在意结果。”

大抵是这段话,我有了下午走进考场的勇气。那天中午,中图的人格外的多。大抵是我见过的最拥挤的一次了。绝大多数的考生都窝在这最近的据点,争分夺秒地准备着下午的厮杀。不大的沙发上有三三两两的人挤在一块儿打盹儿,略带紧张的面容上放佛还挂着考试时的严肃的表情;有些人还在过道上抱着书,在稍有冰凉的“过堂风”中瑟瑟地地呢喃和徘徊,满卷的知识点看哪儿都是重点;昨晚整夜没休息的我,则缩在学姐给我一大早占的位子里空洞地盯着笔记,脑子里一片空白,一遍又一遍默数着胸腔的悸动。

无论结果,积极应试。

我极力写满了那份考卷,然后在中途实在憋不出东西的时候提前交卷狼狈地跑走了。从此,便开始了我本科里的最后一次枯水期。

文/火小山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烟雨客栈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yinn.net/134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