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一个人的长征了

图片故事:倔强的小红军

面对难吃的外卖,我有一个祖传的吃饭技巧。

 

(一)

小时候,爷爷喜欢说故事。

有一个夏天,家里更穷了。

晚饭时,小竹床放到院子中间,菜只有咸菜豆腐和腌干豆,连续吃了好几个月。

我吃不下。

爷爷搁下筷子,问:你知道红军叔叔长征时吃什么吗?

我摇头。

爷爷说,皮带。

我:皮带怎么能吃呢?

爷爷说,红军叔叔的皮带是牛皮做的,遇到没饭吃的时候,只能切下一小段,放在水里煮着吃。

我只在电视上看过牛肉。

我想,吃皮带就是吃牛肉,切一块皮带,放水里,把水煮到咕咕响,再放点野花野草做佐料,哇,太好吃了吧。

我咽口水:爷爷,我想吃红军叔叔的皮带。

 

(二)

爷爷皱眉,不,你没懂我意思。

他夹起一块咸菜,打比方:看,这咸菜上亮晶晶的东西,是因为放了猪油。红军吃的野草跟皮带,就跟老树皮一样。我们还能吃到油。

我懂了,咸菜豆腐跟咸干豆也不好吃,但比皮带好吃一点。

爷爷敲碗。

爷爷目光炯炯,说:你想一下,现在我们是长征的战友,我是老红军,你是红军小战士。敌人就要追过来了,我们要赶紧吃完这顿饭,然后才有力气跟敌人战斗。

爷爷这句话好像有魔力一样,瞬息之间,小院子仿佛变成了茫茫的草原,天寒地冻,我跟爷爷背靠背坐在一口土灶前。

敌人近在咫尺,杀机四伏。

我把碗搂到胸前,大声说:好的!

 

(三)

此后每个晚饭时间,小院子都变成了长征的战场。

爷爷下命令:小同志,你最近吃饭表现不错,升你做小班长了!你要继续努力,做出榜样。

我疯狂就着咸干豆扒饭。

我问:爷爷,我能当司令吗?

爷爷正色道:那不行,司令是毛主席,你怎么能当司令。

我:爷爷是什么?

爷爷想了想,认真的说:我大概是个师长。

说完,爷爷脸上皱纹散开,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我:我也想当师长。

爷爷:你还是小红军,你要多吃饭,不能挑食,这样长大了才能当师长,到时候我们就一样大啦。

爷爷又给我盛了一碗饭。

 

(四)

后来我长大了两三岁,识破了爷爷的把戏。

但爷爷并没有变老两三岁。

 

(五)

今年我26岁,天天吃外卖,有的很难吃。

我常常遗憾,爷爷从没经历过会嫌肉难吃的时代。他只是教会了我一个独特的吃饭技巧:一旦没食欲,就“欺骗”自己。

面对糟糕的点餐,我会瞬间回到长征的那片虚拟草原上:我依然是个饿了三天的红军小战士,千辛万苦找到一份吃的,我码了土灶,我生了火。

我想:哇,终于不用吃皮带了。

我想:哇,饭好甜!

我想:哇,今天有肉,真棒!

有时吃着吃着突然停下来。

我想,我的师长从没吃过这些好东西,但他不在了,这是我一个人的长征了。

 

文/大树之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烟雨客栈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yinn.net/109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161214921@qq.com